烟城听雨

午后随笔

文星 2023-07-30 PM 638℃ 0条

这是一个闷热的午后。

窗外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叫着,我看向窗外,天空的乌云尚未散去,压抑感萦绕在心头。这几天刮台风,每天都在下雨,尽管如此,却丝毫感觉不到凉爽。我坐在沙发上,摇着蒲扇,微闭着双眼,和视频对面的代女士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她在北京,逼仄的北七家租住的小屋子里面。北京这时候正在下大雨,她也在摇着蒲扇。这种平淡,让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仿佛时光倒流三十年,炎热的夏天,爷爷躺在炕头,摇着他的那个老蒲扇,听着收音机里面的戏曲,闭目养神。对于那时候的爷爷来说,“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最合适他了。

我在遐想和怀念当年,也在畅想几十年后。不知道再过半个世纪,我和代女士是不是也还是这样,摇着蒲扇,或者躺在摇椅上,或者在沙发上,俩人老眼昏花白发苍苍,两张嘴没半颗牙,摇着蒲扇,喝着茶水,看着电视的美食节目,流下眼馋的口水……

正在我百无聊赖想着不知道怎么度过这个午后的时候,对面的代女士突然说,写文章吧。

啊?我一脸茫然,又催稿了吗?代女士最近常常催稿。我总是有一些拖延症的。今天以没有灵感搪塞过去,明天以构思文章拖延一下,半个月了迟迟也没有动笔。许是好久没有写文章惹了众怒,连主任都开始催稿了。他有一天竟然给我发消息,你已经四个月没有写文章了,赶紧更新吧。这让我更加茫然了。

今天听到代女士又让我写文章,我问她,写什么呢?

代女士:就写你喝吐了。

我问,那从哪儿开始写呢?

代女士也说不清楚该怎么写,但是她提供了一个思路,你考虑一下,为什么你每次喝吐了,道哥都在场?

我想了一下,我说不光每次道哥都在场,是主任磊哥道哥他们三个都在场。

代女士说,所以这是为什么呢?

我的思绪开始拉回2020年的国庆节。彼时,我还在万科城北面的柳林小区住,当时母亲也在。国庆的时候,主任邀请我去道哥家吃饭,我兴冲冲地去了。传闻道嫂厨艺相当好,在去之前,主任就跟我说了,道嫂的炒鸡非常好吃。我问有我做的好吃吗?主任说你做的炒鸡就一般。这我相当不服气的。2021年我在北京出差,经常周末去主任家一起做饭一起吃。经常都是这周炒鸡下周烧鸭,问主任好吃吗,主任尝一口,不错,好吃。我就很开心。后来我才知道,主任这是老套路了,吃的时候各种夸,做的好吃,做的不错。吃完擦干嘴上的油花,回头就说,做的一般吧也就。我对此非常有感触。

到了道哥家里,道嫂在厨房各种忙,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菜。道哥作为主人招呼大家喝酒。道哥的骚操作来了,从柜子里拿出来一桶酒,说是他老丈人自己酿的,让我们喝。当时尝了尝,还不错,于是和主任分着喝了。道哥是个好酒的,一桶酒就让我和主任喝光了,他自己一点没捞着还是有点不甘心的,看最后剩了一口,赶紧自己找了个纸杯尝了尝。我们一边喝着酒,道嫂一边做着菜。做为在场厨艺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我觉得别人不好说,我还是可以点评一下的。这时候道嫂的炒鸡上来了,大家尝了尝。果然,主任只会说,好吃。我尝了尝,确实不错。但是,我作为在厨艺上傲视群雄的男人,我不能也跟着说好吃。于是我给了一个我认为相当高的评价:这炒鸡做的不错,仅次于我……

多年以后,这句话依然被当时在场的大伙儿好一顿埋怨,认为就是我这句评价,此后三年没捞的着去道哥家喝酒。但是我认为三年没捞的着去的原因不是这句评价,而是当时道哥拿出来那桶来历不明的酒,喝完后我就人事不省,吐了道哥一地。

那晚我直到晚上12点多才醒酒,然后打车回家,我妈给我打了18个电话我没接,她差点报警。

三年前那顿酒,我喝多后吐了两次,让道哥好一顿收拾。没想到,三年后,道哥上门复仇。

月初的时候,主任回来了,我喊主任来吃饭。主任问吃火锅可不可以。我说行。于是我切了点牛肉和梅花肉,超市买了个点蘑菇金针菇还有油菜啥的,他去市场买了点羊肉,晚上的火锅就有了。正当我准备的热火朝天的时候,磊哥发消息说,他跟老婆请假了,晚上过来一起喝。当然没问题。不过就是家里啤酒没多少,我跟主任喝的话刚好,他来就不够了。主任于是让磊哥带酒来。于是磊哥带了10升扎啤,还带了一桶果啤。晚上我们几个咔咔喝的贼过瘾。

正喝的起兴,道哥群里一看,好家伙,喝酒没叫他,这哪儿行。扛了一箱百威,打车就来了。等他到的时候,我们酒喝的都差不多了,这就好比打游戏,我们哐哐互相一顿输出,都残血了,这时候道哥来收割了。然后当晚我又吐了。

那晚代女士还上夜班,晚上跟我们一起吃了点火锅,10点就进书房上班了。我忙活了一会,进书房看她,躺在床上,头晕目眩,突然就开始吐了。代女士赶紧找了个垃圾桶给我兜着。主任三个也赶紧跑过来了。后来,代女士是这么跟我描述的,说看见我喝成那个样子快气坏了,吃的东西从鼻孔咔咔往外喷不说,边吐还边放屁。结果磊哥过来一看我这样子,当时就笑得趴在地上起不来了。主任进来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就开始录像,磊哥觉得自己笑得有点过分,负罪感相当强烈,帮忙收拾了半天。

第二天我看主任拍的视频,我问她,你不是昨晚很生气吗?我看视频上你笑得挺欢畅的啊。代女士很羞涩的说,我原本是很生气的,但是我看杨小磊笑成那样子,再看你鼻孔咔咔往外喷,还在哐哐放屁,实在没忍住……

我……

算了,看在磊哥帮忙收拾的份儿上,不跟他计较了。

后来主任问我,你知不知道你那天晚上很嚣张?

我说不知道。

主任说,你太嚣张了当时,说什么主场作战无敌,说什么过了10点代女士上班咱们就出门去吃烧烤整二场,随便喝奉陪到底云云。我听他说的那个语气,我恍惚间仿佛以为他在说磊哥。

主任感慨,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你以前多么老实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喝酒都这样了?

我捋了一下,好像是有点变化。但是我觉得这种变化不在我这,在磊哥那里。磊哥是群里嘴最硬的,一提喝酒就是要干别人。一到喝酒的时候就怂,喝不过就跑。好比上个月在道哥那里,喝之前很嚣张跟我说每小时送我一杯。我开心极了,我专制这种嚣张,我掐着点让他送。结果磊哥怂了,去了趟洗手间,回来跟我们说老婆发烧了,得先走,回去照顾一下,怕我们不信还给我们看他和初雪的聊天记录。真是演戏演的太像了,我差点信了。还得是老大,拿起自己手机跟初雪咔咔一顿聊,拆穿了磊哥,不然就被这个家伙糊弄过去了。这几年来,因为磊哥的这个嚣张劲儿,导致群里对于酒量这个事儿,都觉得不服,于是情况开始发生了变化,只要喝酒就是要真刀真枪拼一下。这个风气的变化,我感觉我只是跟着受了罪,责任不在我,我也是受害者。而且仔细这么一看,群里聚餐,貌似也只有我是受害者,毕竟只有我吐了。

代女士第二天消气后,跟我说,戒酒吧。

我说戒戒戒,指定戒。

结果上个周去北京出差,忙完工作,去了主任家,主任早就摆下鸿门宴,从冰箱咔咔往外拿酒,准备冰酒论英雄。我一看这个场面,仿佛磊哥一样战神附体,举杯应战。经过连续两天的较量,最后发现我们两人不分胜负,酒量也可以说是伯仲之间。

道哥的酒量以前喝啤酒我看能喝10瓶来着。五月一次在他家喝的相当尽兴,喝到最后,道哥兴致勃勃,非要去对面洗浴二楼见见世面,跟我们说都踩好点了。也幸亏我和主任不好这口,好一顿劝才把他安稳下来。最近看道哥群昵称都改了,叫“三瓶道”,去了趟深圳,跟博士约战了好几天,最后真喝起来,才喝三四瓶,唉,道哥这大概也是英雄迟暮不复当年豪勇。

至于磊哥,老演员了,呵呵,相信他还会一如既往,未喝酒无敌,一喝酒就怂的。

标签: 地瓜, 代女士, 道哥, 磊哥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上一篇 纸短情长
下一篇 耕云种月

评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