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解密西北狼王和天津姐姐的秘密往事

文星 2024-05-29 PM 79℃ 0条

说来话长,听我娓娓道来。

我在天津做项目,项目组好几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设。

比如说我吧。由于我外形俊朗,酷似吴彦祖,所以人称烟台吴彦祖。又因为羽毛球技术了得,朋友送我雅号“开发区林丹”(我更愿意叫自己烟台李宗伟)。又因为我台球技术不一般,自诩为“烟台丁俊辉”。

比如说娜娜。她因某些气质略似李一桐,因此我们叫她“石家庄李一桐”。

又比如说惠民。惠民平谷女孩,一来了项目组就教会了我什么是OOTD。惠民每天出门,必略施粉黛,涂上某款符合自己气质色号的唇釉,喷一点绿瓶的香奈儿邂逅,精心搭配一下自己的穿搭再出门。所以,这是一个用心生活的姑娘。她性格测试属于ENFP,俗称快乐小狗。她确实很快乐,每天擅长给我们提供情绪价值。但可能她过于快乐,来了项目组快一个月了,连自己负责的客户有几个部门都没搞清楚。我评价她是项目组的“凤雏”。

有凤雏就有卧龙。项目组的卧龙就是小苗。小苗来自陕西渭南,99年的小伙儿,爱好剪头发,每天出门前必须喷点摩丝定一下发型,那叫头可断,发型不可乱。在项目现场,无论面对我这个老大哥,还是面对两个妹子,小苗都能做到上一秒言笑晏晏下一秒疾言厉色,语言神态的转变就好像八百里秦川,变化多端完全猜不透。但即便如此,小苗哥凭借自己的优秀外表,成功获得了三位朋友给他介绍对象。因此每天小苗哥都在苦恼先联系哪个妹子,是真正的时间管理大师。

上次主任来找我喝酒,和小苗一见如故,两人亲切的谈到了一个词语,非常符合他的气质,“西北锤王”。所以,小苗的人设,“小苗哥”,“时间管理大师”,“西北锤王”,“西北小狼狗”,也是项目组的“卧龙”。

工作上小苗跟惠民是搭档,俩人都跟酒蒙子一样,忙的飞起,忙的发懵,卧龙凤雏得特色让他俩发挥的淋漓尽致。生活中,“凤雏”惠民也是小苗哥的情感导师。小苗哥苦恼于每天周旋在三个女人之间,惠民坐在旁边,帮他遣词造句,指导他如何能撩拨到对面三个女孩的心弦。这时候,小苗哥就变成了“西北小奶狗”,在旁边夹着声音叫“惠民姐”。

旧事重提。

三月底,我和小苗头一次相见。

我俩相遇在哈尔滨,去给客户培训。在培训现场,客户向小苗提出了各种奇葩的问题,让小苗难以招架。但是小苗撸起袖子,丝毫不给东北大哥大姐面子,西北锤王气质拉满,当场跟客户拍桌子瞪眼睛,仿佛一言不合就要爆锤对方。对面一群客户的嚣张气焰顿时被压制了。我在旁边看的胆战心惊。

哈尔滨培训结束后,我和小苗到天津分公司客户培训。于是小苗同学遇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劫,嗯,一个神秘姐姐。

这个神秘姐姐穿一个华丽披肩,戴着金丝眼镜,举止优雅,体态风流,风韵撩人。培训一开始的时候,她坐的位置离我们很远,结果借口说看不清演示屏幕,就往前凑,不知不觉就凑到了我俩跟前。凑过来之后,依旧是跟小苗唇枪舌剑,问题争论的很激烈,直接把小苗西北锤王的火气给撩拨起来了。小苗袖子一撸,言辞激烈,就要跟这个神秘姐姐battle一下。神秘姐姐久经考验,知道敌进我退的道理,赶紧安慰“小哥,别着急,别激动,慢慢说…”这才避免了事态进一步扩大。神秘姐姐用的苹果笔记本,问小苗“小哥,苹果电脑能带起来你们的系统吗?”西北锤王的冷笑话让我当场差点绷不住“别人能带起来,你不行。”神秘姐姐差点破防,盯了小苗半天,操着地道的天津话问“小哥,你是认真的吗?你姓嘛啊?”小苗“对对对,我姓马。”神秘姐姐一脑袋问号,仿佛从来没见过这么难搞的小男孩,觉得自己搞不定一个小伙儿有点下不来台,人直接站起来,仿佛要施展自己的手段。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刻,她同事直接把她拉走了,边走边道歉“不好意思,两位老师,她今天突然看到两个小帅哥,有点把持不住…”

快两个月过去了,项目进展到了集成测试阶段,客户领导要求针对该部门做一次统一培训后,让客户自行测试,并且把该部门的关键用户给带到了我们办公室。我抬头一看,面熟。略一打量,这金丝眼镜,这傲人胸围,哎呦,这不是那个神秘姐姐吗?瞬间我就有点绷不住笑意,看她面带春风嘴角含嗔带笑,知道她也记得小苗跟她的往事。神秘姐姐跟小苗约了一下时间,约定今天下午给她们集体讲一遍,然后她就强忍笑意走了。

今天下午,项目组的卧龙凤雏,小苗跟惠民,去找神秘姐姐培训去了。说,卧龙凤雏得其一可安天下,如果卧龙凤雏同时出马,又会怎样?我没有在现场,但是几个小时后,俩人回来了。“凤雏”惠民直接笑得直不起腰在那,然后绘声绘色的给我讲小苗哥跟神秘姐姐的故事:

说,俩人去了小会议室,见到了客户部门的一大帮用户,其中就有神秘姐姐。俩人目光一触,顿时都笑了。凤雏惠民八卦之火立马燃烧起来…

小苗哥看神秘姐姐带了自己的电脑,就跟她说,“你下载腾讯会议,我共享屏幕,你看起来还方便。”

神秘姐姐推了推眼镜“苹果电脑能用腾讯会议吗?”

小苗有点懵,说“你下载个试试,我没用过苹果我也不知道。”

过了一会,小苗哥凑过去一看,这姐姐搜的关键字是“腾讯视频”…

小苗哥一阵无语。

然后姐姐直接不下载了,坐在小苗哥旁边,看着他的电脑屏幕,也看着小苗哥俊秀的面容。

小苗哥翘着二郎腿讲的好好的,被姐姐盯得有点紧张,想换个姿势,于是想把腿放下,结果一不小心碰到姐姐的腿了。姐姐当时指定心神荡漾了一下,但是姐姐不说,反而想拿捏“西北小狼狗”,说“怎么?你想踹死我吗?”

大家哄堂大笑,凤雏惠民在那笑得直不起腰,会议室里充满了快乐的空气。

培训中,姐姐一颦一笑都散发出成熟女性的不可阻挡的魅力,小苗哥节节败退,差点沦陷在姐姐的魅力中无法自拔。

培训结束,临走的时候,小苗哥仿佛为了挽回自己气势找回自己西北锤王的尊严,突然现在神秘姐姐面前,深色严肃质问神秘姐姐“你还有问题吗?有什么问题赶紧问。”

那一瞬间,神秘姐姐气势被压倒了。

小苗哥没有给姐姐反应的时间,甩头就走。

神秘姐姐有些不服气,看着小苗哥的背影,问“小哥,你多大呀到底?”

小苗哥顿住了脚步,回头说,“我99年的,所以,不要叫我小哥,叫我小苗弟吧…”

然后头也不回,决绝而去,给了神秘姐姐一个爱恨交织的背影。

惠民回味了那个场景一下午,一直到下班走在路上,我都见她魂不守舍,不知道在想什么。惠民说,“我还沉浸在小苗哥和姐姐分别的场面中。太可惜了,小苗哥当时那句以后别叫我小哥,叫我小苗弟吧肯定打动了那个姐姐,但凡他最后加一句称呼,“姐姐”,那个姐姐肯定心神荡漾心潮澎湃被小苗哥轻松拿捏…”

嘶~

卧龙凤雏,真好搭档~

标签: 小苗哥, 惠民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上一篇 剪头发
下一篇 草堂寻欢(一)

评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