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草堂寻欢(三)

文星 2024-06-20 PM 96℃ 0条

来到草堂的第三天,是端午节,也是我的生日。

瓜哥起了个大早,早上5点就起床,跑菜市场去买菜,结果到了才发现,市场没开门。

等我起床的时候,瓜哥已经回来了,而且在和胡老师准备早饭。昨天剩的白吉馍和肉热了热,依然配烤肉老干妈,我吃了一个半。由于我过生日,早上按道理来说应该来上一碗长寿面,早上瓜哥没有买到面条,只好做一包方便面凑合一下。生日这天的早饭,我吃的格外的饱。

今天没有出去玩的计划,小苗哥不出意外地在卧室睡了一上午,早餐都没有下来吃。

吃完早饭,能量满满,召唤师峡谷带瓜哥大杀四方。可能由于瓜哥去桂林一个月,挺长时间没玩,水平下降的厉害,虽然我每局都carry,但依然是输多赢少。

冯博士在旁边看得心痒,趁瓜哥二次去市场买菜的时候,要我带他赢两盘。

我问他:擅长哪一路?

冯博士说,他是玩上单的。

我仿佛找到了知音:上路是一条孤独的路,我们都是同道中人…

由于冯博士是男科博士,未来有可能,只是说有可能,我还得找冯博士调养身体,决定加深一下我俩之间友谊,于是同意了冯博士让我带他爽两把的请求。

于是连输三盘,直到输的我神志不清…一看时间快11点了,该做饭了,赶紧以做饭的名义,结束了游戏,以及无休止的连败。

中午的菜相当丰盛。

瓜哥去市场买的干炸小鱼,胡老师又放在锅里炸了炸。而胡老师一大早就从冰箱中拿出来一大块羊肉,放锅里炖了一上午,给我们做了一道地道的手抓羊肉。趁炖羊肉的工夫,胡老师又在电锅里面煎了一盘鸡翅。而瓜哥,则买了一块牛肉,一顿操作猛如虎,整出来一盘小炒黄牛肉。有一说一,瓜哥没做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个小炒黄牛肉是用泡野山椒炒出来的。

我做的是红烧排骨。排骨是来的时候跟小苗哥一起买的,用葱姜料酒焯水之后,撇去浮沫,留水备用。起锅烧油,葱姜蒜八角花椒干辣椒小米辣炒香,加入生抽老抽黄豆酱白糖,炒出完美底料,倒入排骨,大火翻炒几分钟。然后将预留的焯水剩下的水倒入锅中,盖上锅盖小火慢炖40分钟。时间差不多之后,开盖,大火收汁,出锅前加入葱丝洋葱丝香菜,嘎嘎好吃的红烧排骨就完成了。

午饭在欢快的气氛中进行。胡老师领酒,我们喝了一点古越龙山的黄酒。有一说一这酒挺好喝,甜甜的,酒精度也才10度,好喝不上头。听说古代水浒传中的好汉,喝的也就低度的黄酒,因为那时候没有蒸馏酒。但是就喝18碗这玩意,武松就敢上山打老虎,他是真的猛,也有可能是酒蒙子…

正吃着,冯博士突然被鱼刺卡到了。咳了半天没咳出来。

我说:喝醋。厨房有高度白醋,给力,一口下去,不但鱼刺软了,食道也腐蚀烂了…

胡老师:喝醋不行,醋咽下去了也就淋湿了鱼刺一下,那点酸度根本不行。然后他去院子里,薅了一把韭菜,洗了洗,跟冯博士说,吃这个,咽下去,让纤维直接裹挟着鱼刺下去…

冯博士看着那把韭菜有些为难。但作为一个中医博士,冯博士总会掏出一些我们理解不了的中医小妙招。

冯博士去厨房取了一个碗,倒满温水,放了两根筷子在碗上,十字交叉状。然后顺时针,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地喝水。

瓜哥:你作为全场学历最高的,还是医学博士,你还搞迷信?

冯博士:这也是中医的一部分,祝由术。

瓜哥:什么术?

我说,祝由术。庆祝的祝,缘由的由,古代的咒术之类的。

瓜哥:???不还是迷信吗?

冯博士:这是中医…

过了一会,冯博士说,好了,鱼刺下去了。由此证明,祝由术,好用!!!

……

由于下午要回天津,我们中午只是浅尝辄止。胡老师用小刀给我们削羊肉,我抓起羊肉,蘸满内蒙古大草原上的野生韭花酱,塞进嘴里,一种美食带来的快乐瞬间带来无上的身心愉悦。

我把瓜哥在厨房忙碌的视频发群里给龙姑娘看。

龙姑娘说:在给你准备生日大餐吗?

我:是的,他做的小炒黄牛肉。然后拍了一个出锅的成品给龙姑娘看,然后问:你看做的专业不?

龙姑娘:好吃吗?

我:挺好吃的。

但其实,我私下觉得,瓜哥的这个小炒黄牛肉,卖相一般…汤有点多。按理说这么经典的菜,应该卖相很好才对…

大家酒菜喝的差不多了,瓜哥拿上来早就准备好的蛋糕。我把蛋糕切开给大伙一人一块。瓜哥又进厨房,给我准备了一碗烟台特色的芸豆卤面。

我吃的很香也吃的很多……

瓜哥:好吃吗?

我:好吃,有妈妈做的味道…

瓜哥:???

终于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了。瓜哥说,你们是头一波成建制的来草堂做客的团体…这个得合影留念一下。下午两点,我们几人收拾完东西,与瓜哥和胡老师合影留念。

胡老师用他的手机拍了几张复古风格的照片,分享在群里。
mmexport1719057657044.jpg

胡老师的艺术才华并不仅仅表现在文学上,他的短视频做的也非常好,带着他这个年龄特有的风格,拥有包括娟姐在内的一大票粉丝。胡老师用他的美食,才华,以及内蒙人特有的诚恳朴实热情征服了我们,可惜相聚的时光太过短暂,我们没有就文学进行更深入的交流,甚是遗憾。期待下次相聚。

回去的地铁上,我问代女士:周末要不我去你那找你去?

代女士白了我一眼,拒绝了我的请求:这不马上就要去四川了吗,那时候再一起美滋滋的睡觉,这周末你就别瞎折腾了…

我悻悻作罢,唉,不能搂着代女士睡觉,心痛…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评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