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在找一首记不起来的歌,找着找着听到了它。

对于这首歌,听到的是歌,听到的也不是歌。

就如同《北京北京》一样,听到的全是故事。

所不同的是,汪峰唱出的是男人的故事,侃侃唱的是女人的故事。

听着滴答,脑海中想到的,大概也就是萱萱姐了。

多年前的某个夜晚,和她一起在路边吃烧烤。她手里夹着一支烟,用打火机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几个烟圈。她抬起头来,抬头仰望着看不见星星的夜空。跟我说,星星,将来,我的故事,你会给我写的,对吗?

我看着她那忽明忽暗的烟头,也在看着她那忽明忽暗的眼神。

她长长的睫毛上下扑闪着,眼睛中说不清是什么感情。

忧伤。幽怨。迷茫。落寞。

那些买醉的夜晚,她也曾醉的不省人事。

她要的大概也不是醉。

她大概要的是忘。

还记得她端坐在山巅,双腿盘坐,双手合十,宛若皈依的居士。

那时候她嘴角含笑,青春肆意飞扬。

还记得她那时候,忧伤的跟我说,星星,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她一个人走在前面,背影在夕阳下倍感落寞。

还记得灯红酒绿下,她狂甩的长发,摇动的身体。

整个人都麻醉在音乐和酒精里。

最美好的年华都在这冷冷的白天和黑夜中溜走了。

她就那么幽幽的一直在那里,像一朵不言语的蓝莲花。

不知道她听过这首滴答没有,听的时候,有没有点起一支烟,静静的在黑暗的房间中,想着自己的心事。

青春年华啊。

往事如烟啊。

一切美好的回忆。

一切伤感的记忆。

一切放不下的情意。

都化在那个夜晚,我在她脸颊上的那轻轻一啄。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时针它不停在转动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时针它不停在转动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小雨它拍打着水花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是不是还会牵挂他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有几滴眼泪已落下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寂寞的夜和谁说话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伤心的泪儿谁来擦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整理好心情再出发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还会有人把你牵挂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寂寞的夜和谁说话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伤心的泪儿谁来擦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整理好心情再出发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还会有人把你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