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从多年前的一次群里的聊天认识的。

我正在群里瞎聊。突然有个女孩说,我要把身上的首饰都卖掉,有收的吗?

我就问为什么呀?

为了帮家里减轻点负担。

这时候萱萱开始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来了。

我说,哇,你俩很熟啊,认识吗?

萱萱说,这是我姐,干姐姐。

就这么认识了微微。

她是一个单线程的女孩,永远不会去多想一些复杂的事情。我管这种状态叫做单纯。

虽然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她并不单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见过各色的人,交过各样的朋友,但是她在我看来还是个想法极为单纯的姑娘。

她的家境非常好,家里是家族企业,搞房地产的。从小娇生惯养。因为不愿意接受父亲对她人生道路的规划,一个人从深圳跑到了北京,成了北漂一族。

在北京她认识了萱萱姐,成了姐妹。也认识了她喜欢的男人,并且与他订了婚。

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她家的公司破产倒闭了,家里欠下了巨额外债,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无力的状况,她也没有学过企业管理什么的知识,也没有什么赚钱能力,就那么无助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锒铛入狱。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刚好处在人生最低谷。她想着把自己的首饰卖掉,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但实际那其实就是杯水车薪。所以,我从一开始就觉得,她是一个想法太单纯的女孩。

后来慢慢熟悉了。有一天,我抽出时间来,去她的住处看望她。在她那,见到了她,请她吃了顿饭。吃的盆盆虾。那天她脸色很不好,感觉她很憔悴。吃完饭后,我就回去了。

多年后,萱萱姐跟我讲起她的跌宕起伏的人生。讲到这的时候她顿了一下,说微微跟订婚的男友分手了,我去见她那天,她刚打掉了孩子。

不过我认识的微微姐,依然一脸阳光的生活。她可以在饭桌上高谈阔论千杯不醉,也可以在ktv里面引吭高歌激情热舞,总之,无论生活给她带来了什么,她都坦然接受,并且过的依然那么潇洒。

后来多年,偶尔见她一面,都是匆匆相见。外面的花花世界,不知道是否迷乱了她的双眼?

最难忘记的那年萱萱生日的那晚,她终于醉了,莫名的醉了。一个人呢喃着我也听不懂的话,眼神里充满了令人心碎的脆弱和无助。

聚会结束,我就那么背着她,行走在子夜无人的街上,听着她在我后背上轻声的啜泣……

后来我想,世界是两面的,白天黑夜。

人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