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林总跟我说,我应该写一系列的文章,关于上班路上的,公交车上这样的,最好再写的暧昧一点,写的充满想象力,这样的话,容易成名。我问怎么个成名,他说就是小黄文的旗帜人物……

这段对话让我很糟心。虽然我确实写了上班路上,但是公交车因为坐的比较少,所以就没写。

今天坐了公交。从西站坐到观海路,加上等车的时间差不多得有两个小时。

讲道理,乘车方案有好几种,不换乘的话,早上7点出门,估计到了目的地,也得九点半,绕的路程贼远。

早上和林总一起坐车,先坐的29路。29路来的很慢,等了得有半小时才坐上。上车还有座,非常不错。

换乘是在107医院那一站。下了车,林总说,我们先买个早餐吃。

一下车,我就闻到了烤鸡排的味道,真香。看遍了也没找到烤鸡排的摊位在哪儿,估计是那个炸鸡柳的。我和林总过去,买了个里脊肉饼,咬了一口,嗯,真的很香。

换成的33路车来了。上车前,林总嘱咐我,司机会问你到哪儿,你就沉默不要回答。

我问,为啥?

如果你回答了,你得多花5毛钱。

我说不对啊,咱们选择的这个线路,距离可比23路短啊。23路多绕啊,到那也就三块钱,这条路线一点也不绕,怎么还得多花5毛钱呢?

林总就说,因为换乘了啊。

我说公交车费不都是按公里数来的嘛,路程越短,费用越低,多收5毛实在不合理啊。

林总呵呵一笑,所以说,你就不要说话。

我上车,前面的人还在刷卡,我一脸严肃,把钱塞到钱箱了。司机也没说啥。

上车过了两站,竟然捞到一个座位,而且是个侧坐的座位。我就坐上了,转转头,哎哟喂,看见旁边竟然有个漂亮的小妹子。

小妹子很是年轻清纯漂亮,虽然皮肤不是很白。眼角有一条细长的纹,用我妈的话说,这叫吊梢,这样的姑娘都很厉害,不好斗。眼皮上面还涂了极淡的眼影,睫毛比一般人长,比假睫毛短,应该是真睫毛,扑闪扑闪的,贼好看,用个词语形容,一泓秋水。

这双眼睛,让我想起了露露。

于是,我就坐在那里,一边和林总聊天,一边用余光偷看这个姑娘。幸好,这个姑娘跟我们一样,也是路程贼远,我才有机会看她一路。

随着车行一站又一站,车上的乘客越来越少。我指着对面一个座位,对林总说,坐啊。

林总说,不坐。

我说,为啥?

这叫锻炼,修行。

我说净扯没用的。

林总说,听说过没有,印度有个高僧,一生都是在苦修,他苦修的方式就是举着左胳膊,高举着,不管怎样都不放下来,举一辈子。

我说你扯犊子,你挠他胳肢窝试试,你看他放不放。

林总说不放,这是苦修。我也在苦修,所以我不坐。

话音刚落,坐在我旁边的大妈下车了,坐位空出来了。

林总惊了,哎哟喂,哎呀,哎呀,这怎么行?这不是破坏我的苦修么?说着他就坐下了。

我笑得不行。我说干嘛坐下了,不是锻炼嘛,不是苦修嘛?

林总呵呵一笑,苦修已经初见成果,该坐下了。

坐下没三分钟,到站该下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