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回想起来,我那些年真的是纯洁的如同一张白纸。表面上装的很流氓,实际上真的很单纯。

我在2505住的时候,主卧一个女博士租的。这个主卧超级大,放一张2m×2m的床,放一个茶几,一套沙发,还有梳妆台,外面还有一个大阳台,还自带卫生间,总之,这主卧感觉有四五十平。当然,也很贵。11年的时候,这个主卧,一个月租金1800.如今不知道什么价了。

我们来聊聊这个女博士。年龄比我大几岁,平时基本上是看不到她的。个子不矮,长得也还可以。平时也都是交水电费的时候敲敲门,要个水电费。做什么工作的,也不太清楚。平时见到了,也就是客气的打个招呼。

她有男朋友。但是男朋友不跟她一起住。偶尔来一趟。她自己在这也不跟我们大家一起玩。不合群。本来以生活为就这样平淡如水的过,然后,没想到的故事来了。

一个周末,我在房间里面和老田扯犊子,正天南海北瞎扯,突然她从房间里面出来,斜靠在我们门边,问我,你会修电脑吗?

我说会啊,我要是不会,就没有会的了。

我电脑坏了,帮我看看呗。

行啊,什么毛病?

不知道,开不了机了。

没事,我检查一下。

然后,我就跟她进了她房间。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来主卧。我四处望了望。跟她说,你的房间好大啊。

她说,还好吧。自己住是有点大。

我说你不是有对象吗?他咋不跟你一起住?

他啊,家里不同意啊。

哦。

电脑在哪儿?

桌子上。

我站在桌子旁边,开始研究她的电脑什么毛病。

这是一台笔记本。华硕的。款式很老。11年的时候我们都用win7了。但是这台电脑貌似装不上。这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开始和它较上劲了。

装xp试试。

我掏出我的一沓系统盘,试了各种各样的xp,从下午一两点钟,装系统直到晚上六七点,终于搞定了。开心极了。

故事的到这里并没有结束。故事最有意思的在我装系统过程中,我们之间的聊天。

她说,我平时周末在家,也很无聊。

我说,无聊可以找点事儿干啊。

对啊,所以我一无聊,我就洗衣服。你看我平时都不用外面的洗衣机,我都是自己手洗。可能洗了。

哦。我回应了一句。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为什么?

因为她房间好乱。

她的睡衣,扔的满床都是,花花绿绿粉粉嫩嫩的,还有胸罩内裤啥的,都没收拾,扔在床头。

当时我的心里活动是这样的,这女的真是能睁眼说瞎话,骗谁爱干净爱收拾家呢,自己房间乱成啥样心里没点数吗?

等到我装系统的时候,往桌子旁边一看,桌子角上,放了一个还没用的杜蕾斯。

我靠,我心说,这女的太不讲究了,昨晚上没用完的作案工具就这么扔在这儿,也不怕别人看见。

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别人看见的。我进她房间给她修电脑,这事儿本来就是个小概率事件。

另外,昨晚她男朋友貌似也没来。

这事儿就有意思了。当然我本身没有往深处想。

等到电脑修好了,我心中充满了一种满足感成就感。那种感觉就像啥,就感觉我应该告诉每一个人,在做系统这一块,我还没服过谁……再难调教的电脑,遇上我,也能修好,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后来没多久,她搬家了,走了。

大约两三年后,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段子。段子是这么说的,一个深夜,女神邀请我去她家给她修电脑。我给她修好了,女神躺在床上跟我说,现在你可以做你想做的的事儿了。我开心极了,帮她把灯关上,然后用她的电脑玩了一晚上的英雄联盟。

这个段子,充分说明了英雄联盟在当时的火热。

问题是,我看到这个段子的时候,心中有一种熟悉感。

我怎么觉得在我身上发生过呢?想了半天,终于想起她来了。

我恍然大悟。

难怪她说她喜欢收拾房间,内衣却到处扔,在我眼皮底下放一个杜蕾斯。所有的一切,充满了暗示。

对于我这样憨厚老实的IT男来说,这个谜语未免有点难猜。

有人躺在我的床上,我都没碰,用这种方式来暗示我,我怎么能够领悟呢?想要把我睡了,跟我直说嘛,对不对,我又不会拒绝,哈哈哈。

这些年每次回想起这一段,内心总是啼笑皆非。我说那时候我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也可以说纯洁的像一个白痴。

不过往事如烟,回想起来,都是乐子。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