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收到了涛子寄来的当地特产,一个不大的已经被揉破的小纸箱,看样子远隔千山万里,这个小箱子也没少吃苦。

拆箱子的时候,心中一阵恍惚,不自觉的回想起当年在西安,与她相识的场景。

八年前,我在西安出差。那时候她还在西外,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学生。因为一个老师布置的社会调查的课题,与我相识。

当时她和雪琳两个人分在一个小组,老师布置了一个社会调查的课题,抓阄抽课题。他们抽到的是“80后的爱情观”。

这俩女孩就懵了。这咋弄?她们都是90后,课题是问的是80后的爱情观。于是她俩在网上开始加QQ好友,无意中加到了我一个同事。聊了几天,觉得我这个同事挺靠谱的,于是约我们在万达广场的街头相见。

到了之后,俩姑娘煞有其事,似模似样,拿出来一个录音设备,忘记了是手机mp3还是啥来着,正经的问了我们一句:能录音吧?

我们都好笑,说道,能。

然后就开始问了。

问题就是那些问题,爱情是什么,什么是爱情,你向往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等等。

我们同事三个,被她俩挨个问了一遍。其实主要是雪琳在问,子涛在旁边打酱油,言语并不多。初时我还以为是她不喜多言,性格内向。没想到课题采访结束之后,我们相约一起去吃饭,路上这妹子的天性得到了解放,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当时我乐的,没想到啊,原来是如此一个天真烂漫的姑娘。

相识之后,偶有闲暇,便几人相邀同游,一时之间长期出差的苦闷便纾解了许多。

翌年夏,差旅结束,我辞别西安返回京城。从此天涯一方,再难相见。

又一年端午,我生日那天,子涛寄来一件背心给我当礼物。我收到以后打开一看,哎哟乐死我了,这背心的颜色,真的是风骚异常。当时租住在杨闸环岛,待我穿上之后,同租一起的姑娘都笑话我。佳姐调笑我说,哎哟,你这件吊带很可爱啊……

时光荏苒,吊带还藏在家里我那一垛的旧衣物中。

那年暑假,雪琳和子涛来京,我们几人久别重逢,聚在一起,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待到秋风乍起的时候,我已经踏上了千里之外的黑土地,而再次与她们分别。

当真是自那一别,再无相见。

今年夏,樱桃熟了。许是年纪大了,多愁善感的毛病又严重了不少,往事时不时的就浮上心头。于是给她们寄去一点樱桃。然后发信息告诉她们,山东物产不丰,再加当今交通发达,朝发夕至,普天之下的特产没有什么买不到的。如今久别,遥寄亲手制作的馒头一锅,望请笑纳。

想到等她们收到之后期待无比的想看一眼我亲手做的馒头是什么样子结果拆开一看竟然是一箱红彤彤的大樱桃的时候,那个大吃一惊的场景,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过了几天,子涛晒出了樱桃,配上了自己的一句话:

“六月风走街串巷,六月花陌上盛放,六月樱桃翻山越岭”。

想来她是十分开心的。我又不禁笑了。

又到了凉风起天末的秋,照例按照原来的旧址寄过去两箱苹果。子涛又开心的晒了一通:

“一言不合就甩单,犹如暖风过境”。

上周末,子涛问我地址,说要给我寄好吃的,我开心的把地址发过去。每天盘算着差不多到哪儿了。好事多磨,这快递在路上慢悠悠的走了四天,一路跋山涉水,翻过了秦岭,度过了黄河,赏遍了北国万里河山大好风光,总算到了我手里。

我拆开而来,两袋年糕静静的躺在那里,默默无言。

拍了张照片,晒了一通,也配上自己的一番感慨:

“收到子涛馈赠的陕北年糕,不觉回忆起8年前我们相识于西安街头,恍惚间仿佛仍与她并肩闲游在东大街上,钟鼓楼前。

如今远隔千山万水,只能睹物思人。

岁月如刀催人老,相逢不知待何年。 ”

然后不管已经炸锅的朋友圈,一个人安静的想念一下远方的故人。

今天晚上,我拆开一袋子涛寄来的年糕,掰成整齐的小块,放在锅上蒸熟。用筷子夹起一块,蘸上一点白糖,放入口中,细细品尝。入口便觉香甜绵软,回味悠长。

恰如这一场8年的友情,绵长,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