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醒的早,天不亮就醒了。

可能是饿醒的。

无聊中捞几个漂流瓶,突然一个瓶子说,醒来睡不着,我好想你,西安。这个瓶子瞬间把我拉回了当年在西安的记忆。

那时候刚毕业,给国家电网做项目,住在尚勤路上,每天和同事步行,出大东门,走到鸡市拐的陕西省电力公司去上班。

现在依然记得,夏天的西安有多热,走着走着就湿了身。也记得陕电每天在门卫登记拍照的美女有多漂亮,风情万种。还记得西安大街小巷,回民街的风情,骡马市的不夜城,万达广场的繁华,钟鼓楼的车水马龙,环城公园的幽静,大雁塔音乐广场的魅力,这一幕幕总让我在神游天外的时候,让我不断回想。

当然,最让我怀念的,就是那段时光,以及那段时光中认识的人。还记得欢欢,小王萍,倩姐,每个人都那么容易相处,当然也记得霍姑娘,一个让人心疼的姑娘,还记得她点上一支烟,吸一口,缭绕的烟雾从红唇中吐出,跟我们轻轻说到,我姓霍,霍元甲的霍。
也还记得雪琳,一个精灵古怪的姑娘。认识的时候还在西外上大学。和朋友一起跑我们这,说要做调研。我们问什么课题啊?答曰,八零后的爱情观。我们几个同事面面相觑,一边百度一边回答她的问题。可以预料到她的调研效果指定没那么让导师满意。毕业后,雪琳义无反顾的直奔非洲去了,在那里度过了一年的支援第三世界劳苦大众的生活。把我担心的不行,毕竟非洲局势动荡,疾病肆虐,稍有不慎就是生命的威胁。一年后她回来了,我那时候在北京,见到她的时候,还是那么消减,小麦的皮肤,消瘦的面庞,深凹的眼眶,瘦的让人心疼。她带着弟弟去见我,我请他们吃饭,然后把她弟弟灌醉了。嗯,她弟弟上小学,直接把他喝的掉到了桌子底下。当时心里很有成就感,哈哈。

回想往事,脸上不觉得就挂满了笑容。其实前几天我梦到了雪琳,梦到了和她在一块谈天说地评古论今,一起笑着一起闹着。醒了后,给她发微信,说,我梦到你了。她没有回。好几年没有她的消息了。看不到她的朋友圈,不知道她的近况。不知道她还过得好吗?嫁人了没有?天亮之后,是不是应该给她打个电话?不知道她手机号换了吗?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那么多年过去了,那么久没有联系了,情谊还没有放下,就像一瓶老酒,越久越沉香。天涯咫尺,身遥心迩,不管生活过得怎么样,在某年偶月的某一天,一定有远方的朋友,会在某个瞬间,把你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