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有大约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觉。说不清楚人为什么需要睡觉,这大概就像机器,需要保养,睡觉的时间就算是保养。但是人类并不是机器,人类是生物。机器没有永动机,生物也没有永生不死的存在,睡觉,大概就是生物调整生理机能的一种方式吧。

睡觉有很多种姿势,有躺着睡,趴着睡,侧着睡等等,怎么舒服怎么来。有的人过于疲劳,甚至坐着也能打个盹。我听我父亲说过,他有一次感冒了,吃药,药里面含有催眠的成分,他那时候在生产队,挑着扁担,走着走着,在路上睡着了,一担水全洒了。还听我妈说,我小时候,为了给我断奶,我爸带我出去玩,不让我呆在家里。他牵着我在路上,不停的走,走着走着一下就睡着了,躺地上了。然后我爸把我拉起来,接着走……现在听起来,都是笑谈。

躺着睡的话,需要一张床。我们乡下比较简陋,直接就是土炕,土炕下是空的,连接的烟道和灶台,只要生火做饭,土炕就是热的。农家人劳累的一天,晚上躺在热气腾腾的炕上睡上一觉,让火热的土炕烫一下疲劳的身体,也有助于舒筋活血减轻疲劳的效果。当然,农家人觉得热炕比较舒服,城里人不会觉得。随着科技发展,人体工程学的说法越来越盛行,仿佛沾上了这个词,产品就是科学的。现在的床也做得五花八门,早的时候是木床,比较硬,这和土炕没什么区别,后来有了弹簧床,比较软了,躺着比较舒服。但是弹簧床睡久了,床面会塌陷,所以逐渐又有了席梦思,甚至于水床。总之,一切都以舒适度为追求目标,没有最舒服,只有更舒服,因为只有舒服了才能睡一个好觉。

但是睡一个好觉,又谈何容易?

人都是有欲望的。有一个成语叫做“一枕黄粱”,或着叫“黄粱一梦”。说的是有个人,在邯郸的一个客栈睡了一觉,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一生中享尽了荣华富贵,一直活到八十多岁。就在这时候,他醒了,发现一切都是一场梦,而店家的黄米饭还没做熟。这个成语告诫我们说,人,不要总是追求荣华富贵,人间的荣华富贵都是一场梦,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梦醒了也就没了。但是,不人的欲望无穷无尽,即便是不梦想着富贵荣华,也想着其他的东西,人生在世百年,在滚滚红尘中摸爬滚打,总是有所求,如果无欲无求,那也就没有了一丝人性,就是神了。而即便是神,也都是有欲望的。所以,无所求的大概只会是一座冷冰冰的石像。

当然,不是说有欲望就不能睡一个好觉。有的人光明磊落,坦坦荡荡,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样的人怎么都能睡一个好觉。所以,能不能睡一个好觉,其实看一个人心安不心安。有的人犯下了命案,潜逃几十年被抓了,被抓的时候反而感慨终于被抓了,担惊受怕这么多年也终于有了一个头。我觉得他进了监狱,大概也会睡一个好觉。有的人心中有事,是睡不好觉的,就比如我。我如果有心事,一晚上辗转反侧是睡不着的。但有的时候,人会麻醉自己。比如说有的人遇上了困难,遇到了挫折,不想着如何去解决,反而想着如何逃避,这时候就会喝酒,来一个一醉方休,仿佛醉了也就忘了,也会想着去睡一觉,仿佛睡梦中问题也能解决一样,殊不知等酒醒了梦醒了,问题还是摆在眼前,烦恼依旧。

睡有真睡假睡。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有一篇关于狼的故事,说有一个屠夫卖肉回来,遇上了两只狼,把他围住了,这人没办法躲在草垛边下,看见走了一只狼,剩下一只在那睡觉。屠夫突然暴起,把这只睡觉的狼杀了,回头看草垛后面有一只狼在打洞,这才明白,前面的那只狼是假装睡觉诱惑屠夫。不大概是这只狼是心太大假睡变成了真睡,让屠夫抓到了机会,要不然以狼的狡诈他怎么可能得手?

有人说,人生不过一吃了之,一睡了之,一死了之,一埋了之。但是得心有多大才能做到如此?如今连道士和尚都在追名逐利,还有什么人能睡得心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