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阶是懂张居正的那个人,也是欣赏他才华的人,所以,他不遗余力的提携张居正。在嘉靖四十三年,他做了裕王府的日讲官,这为他后来进官大学士打下了基础。裕王就是后来继任嘉靖的皇帝穆宗。

嘉靖四十一年的时候,严世蕃被充军边关,但是还没被杀。四十三年的时候,御史又弹劾严嵩父子的罪状,希望嘉靖皇帝能够判他们死刑,于是严世蕃又被抓进监狱里面了。嘉靖四十四年,三司会审。严世蕃心中还是十分平静的,他对别人说,任他燎原火,我自有倒海水。他是怎么想的?那么多罪,不可能不认,他只认受贿。至于其他的坑害其他的大臣,他是不认的,最后杀这些大臣,不还是嘉靖皇帝下的圣旨吗?认罪岂不是说皇帝错了?所以皇帝应该不会杀他的。

严世蕃这个人,智商情商都很高,严嵩势力那么大,他有一大部分功劳,在做官这一块,严嵩甚至自己都觉得自己比不上自己的儿子。但是严世蕃虽然智商高,但是他低估了别人的智商,比如说徐阶。徐阶可以称的上是老成谋国,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作为大明朝最狡猾的老狐狸,严世蕃在他眼里就是个菜鸟,演技拙劣。严世蕃能想到的,徐阶早就想到了。等他看到了几位御史的弹劾的奏章,把他们叫到一块,问他们,“你们是想严世蕃死还是活?”御史们都愣了,说当然是想让他死。徐阶就开始点拨了,说,杀杨继盛,虽然犯了众怒,但是,他是奉了圣旨的,如果说这条罪状成立,岂不是说皇帝错了?皇帝怎么能错呢?皇帝永远都是对的。你们这样写,严世蕃肯定是死不了的。御史们都傻了。这怎么办呢?徐阶给他们指点了一下,就说严世蕃"交通倭寇,潜谋叛逆"。只此一条,严世蕃就死定了。果然,嘉靖下旨,杀严世蕃,严嵩抄家,抄家得银二百万两,相当于明朝一年的财政收入。

嘉靖王朝的最后几年,皇帝一心修玄,不谈国事。国事都交付给了徐阶。徐阶这个人贼圆滑,他哄嘉靖一套一套的,嘉靖很是信任他,处理国事又非常的厉害,他在扳倒严嵩继任首辅之后,为了不成为严嵩一样的人,在自己的办公室的墙上写了一个条幅,表明自己的心迹:

“以威福还主上,以政务还诸司,以用舍刑赏还诸公论”。

这话意思就是说,我要拨乱反正,把威望还给皇帝,把政务还给各个部门,把赏罚还给公论人心。此后嘉靖朝剩下的年月中,徐阶作为大明帝国内阁首辅,一心处理政事,做自己的贤相。那个时候,嘉靖皇帝已经老了,他自己信道教几十年,这个时候开始念叨如何长生了。他只管长生,国家大事不管了,都撇给内阁了。他这种撂挑子的行为触怒了一代清官海瑞。海瑞看不下去了,这皇帝真他么不靠谱,不行,作为大明朝有名的硬骨头,大喷子,我得说两句。于是,就在嘉靖四十五年,嘉靖皇帝最后的一个年头的二月,他给自己买了副棺材,然后给嘉靖上了一道疏,这就是著名的《直言天下第一事疏》,也称为《治安疏》。其中有这么几句:

陛下诚知玄修无益,臣之改行,民之效尤,天下之安与不安、治与不治由之,幡然悟悔,日视正朝,与宰辅、九卿、侍从、言官讲求天下利害,洗数十年君道之误,置其身于尧、舜、禹、汤、文、武之上,使其臣亦得洗数十年阿君之耻,置其身于皋陶、伊、傅之列,相为后先,明良喜起,都俞吁咈.

还说:

此则在陛下一振作间而已。一振作而诸废具举,百弊铲绝,唐、虞三代之治粲然复兴矣,而陛下何不行之?

又说:

道与天通,命由我立,而陛下性分中自有真寿矣。此理之所有者,可旋至而立有效者也。若夫服食不终之药,遥望轻举,理之所无者也。理之所无,而切切然散爵禄,竦精神,玄修求之,悬思凿想,系风捕影,终其身如斯而已矣,求之其可得乎?

这道疏把嘉靖皇帝差点直接气死,说我求长生药是捕风捉影,你是想造反吗?他把奏疏扔在地上,跟太监说,赶紧把这货给我抓住了,别让他跑了。太监黄锦跟嘉靖皇帝说,别人能跑,这人是不会跑的,然后把海瑞买棺材的事儿跟他说了。嘉靖皇帝默默不语,从地上把奏疏捡起来,读了一遍又一遍,最后长叹一声,说道,“我虽然不是纣王,但是他,可以和比干相比了”。

就在这一年的十二月,嘉靖皇帝没有熬过这个冬天,就这么去了。徐阶的政治智慧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了,立刻和张居正两个人商量了一下,矫诏,也就是假传圣旨,以遗诏方式把嘉靖朝所有的弊端都要清扫除掉。斋蘸是一件,土木是一件,求珠宝、营织作也算一件,这些都通过遗诏的方式下令停止,然后把嘉靖皇朝因为“大礼”“大狱”两件事那些罢官的大臣都复官了。

徐阶通过遗诏的方式,给自己刷了一大把的好感,刷了一大笔政绩。但是,有一句话他忘了,就是好处不能一个人得,得分点给同事啊,你天天吃香喝辣得,同事喝清水,这种事容易让别人记恨啊。所以他就被人记恨了,谁?那就是高拱,他感到了徐阶对他得无视,对于这种落差,他从愤怒逐渐演变成了怨恨,终于在穆宗朝引发了内阁得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