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栋他们快搬家了,嗯,从17年到现在,我们在一起住了2年多的时间。

苏栋上班需要白班夜班两班倒,周期是周。这周上白班,下周就上夜班。上夜班的时候,就剩小姜一个人,嗯,一个姑娘跟我和林总住一起,她还是有点害怕的。

刚来的时候,主卧当时住的是一个女同事,她还没来得及搬走,我就在沙发睡了几天。当时小姜看我来了,心中十分忐忑,跟苏栋商量,说,你这上夜班,我自己在家,跟俩男人一起住,我害怕啊。

苏栋心大,说,没事,林哥他们看上去都不像什么坏人。

嗯,确实不是坏人,我们都是贼好的人。

小姜家是通辽的,行政区域上属于内蒙古,而地理位置上,属于东北。但是,她一点看不出来东北女孩的豪爽大气。一般我认识的东北女孩,嗓门贼大,而且面向上就霸气外露,比如说萱萱姐。萱萱姐就是典型的东北女孩,人漂亮,敞亮,大气,不拘小节,然后抽烟。当然不是东北女孩都抽烟,我在东北的时候,大多数女孩也都是不抽烟的,但是,孤身在外闯荡的女孩,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借烟酒消愁的时候,所以,抽烟喝酒这些,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小姜看不出来有东北女孩的特质,主要还是因为聊天谈话。我和林总开个玩笑,讲个荤笑话,小姜在旁边听见了,都能害羞半天。吃饭的时候,我们北方人感觉端起饭碗,刷刷几口就能吃完,而小姜则就有点南方姑娘的感觉,细嚼慢咽,吃的很慢,通常我和林总吃完了,她还得吃上半天。所以我一直感觉她有点像南方人。

当然相处久了,总会慢慢互相了解,熟悉了性格,互相之间就更好相处了。比如说我老是或真或假的让她给我介绍对象。有的时候谈到了爱情婚姻的问题,我们都会聊很久。通常这时候,她就跟我说,非常好奇将来你会找一个什么样子的对象。我说没有对象,你给我介绍一个吧,比如说崇阳。

她就说,不行,人家太小了。

崇阳是她的同事,一个机灵古怪的姑娘。我特别爱拿这事儿逗小姜,没事就说:

“小姜,把崇阳叫来吃顿饭啊”

“小姜,约一下崇阳一起出去玩啊”

“小姜,撮合一下我和崇阳啊”

小姜总是说,你们不合适,人家太小了,你就别老牛吃嫩草了等等。

今年春节的时候,小姜和苏栋在老家结婚了。回到烟台之后,他们回请。小姜特地把我安排在她同事那桌,嗯,我总算见到了崇阳长啥样。最关键的是,她也认出我来了,跟我说:

“你就是解哥吧?”

我连忙说是。

旁边她的同事都惊讶了,“哇,你就是传说中的解哥啊?跟我脑海中想象的不一样啊……”

……

我一点都没听出来这句话是褒是贬……

结了婚的小姜,跟婚前的小姜不一样了。结了婚后,小姜放得开了。我们讲荤笑话的时候,小姜也能插几句了。我很惊讶。这个大姑娘跟小媳妇,就是不一样。

婚前的小姜,吃饭还是控制住的,每天都会称一下体重,大概是因为我做饭太好吃了,她总是感慨自己胖了。婚后的小姜就不一样了。春天的时候,苏栋感冒咳嗽,小姜细心的熬了一锅梨汁给他喝,说是止咳。结果熬出来之后,苏栋已经睡着了。

怎么办?

小姜大马横刀的坐在沙发上,舀了一碗梨汁,尝了一口,跟我说,“真甜。”然后三两口喝完了。

喝完之后,小姜盯着锅里的梨汁,目光闪动。

问我,“明天是不是就不好喝了?”

然后,端起碗来,又舀了一碗,三两口又喝完了,然后咂咂嘴,叹一声,真好喝。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锅梨汁让小姜一个人喝完了,一边喝一边很惭愧,“哎呀,这是给病人喝的,我这么给喝了,是不是不太好,不太地道?”

然后嘿嘿嘿的就自己笑了,笑着笑着,喝得更起劲了。

其实能看出来,她是一个率真得人。尽管有些时候像南方姑娘,但是起码在性格上,还是有北方女孩的率真的特点,没有那么多拐弯抹角。

这就很好。

但是,率真是优点,有的时候也是缺点。

过于真,过于直,有时候是会伤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