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给雪琳打了个电话。打电话之前,我微信给涛子发消息,我们热烈的讨论了一下大龄剩男剩女的关于催婚的问题,彼此交换了一些看法和感受。

我说,家里人催的狠,你要有认识的没结婚的姑娘,推荐一下。

涛子:我推荐我。

我:雪琳结婚了没?

涛子:没有。

我:我要娶俩。

涛子:我推荐我俩。

我:你推荐别人我还不要呢。

然后下班后给雪琳打了个电话。听涛子说她在西安做房产策划。我电话打过去。

您好,我是炒房团的,我要去你们那边炒房。

雪琳:啊?好的。请问你一个人吗?

一群人,很多。

很多是吗?请问您有什么要求呢,我给您推荐几个项目。

那啥,我们一买就是几栋,要求不多,量多就行。

几栋???

是的,我们就是有钱。

好的好的,请问具体的要求是什么?

完了,编不下去了,再编都不会了。我说我是纯洁帝。

雪琳愣了半天,来了一句,你大爷。

你大爷???这姑娘多年没见,还是风一样的女子啊,毫无顾忌。

然后我们彼此交流了一下感情,诉说一下多年未见的思念之情。她说有个会,然后留了个微信,就挂了。

雪琳是一个不做作的姑娘。不虚。不装模作样。在我面前总是大大咧咧的。有一股豪情,感觉她投错胎了,应该是男儿身才对。她和涛子性格完美搭配,难怪俩多年友情一直很深厚。

和涛子不一样的是她的电话号码多年没换,嗯,一个靠谱的姑娘。不过有男朋友了,哈哈,看样子想娶俩的愿望实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