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我从各种梦境中慢慢脱离出来,整个人处在半梦半醒的朦胧状态。

这时候,我仿佛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呢喃。

是呢喃么?我没有理会。

但是心中仿佛多了一丝警惕,整个人逐渐醒来。

这时候,我仿佛听到了我耳边有呼吸的声音。

嗯,没错,是呼吸的声音,而且非常有节奏。我呼吸一次,耳边的声音也跟着呼吸一次。

嗯?有人在我房间吗?

我顿时清醒过来。

侧坐床头,四下扫视,什么都没有。

窗外还是漆黑一片。按了一下手机,凌晨三点。

我毫无睡意,坐在那里,等待呼吸声再一次出现。

屏息凝神,侧耳倾听。

这时候,传来了一声仿佛呼吸的声音。而伴随着这个声音,窗外顿时蛙声一片。

我这才恍然,不是什么呼吸声,而是窗外河里的蛙声。

蛙声节奏感很强,总是几只青蛙领唱,然后其他青蛙加入进来,每次大约唱六七个节奏,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再过几秒,蛙声渐起,再成一片。

这一场演奏,仿佛是著名指挥家指挥下的音乐会现场,它们或许也不曾想到在旁边有这么一个听众对它们崇拜不已。

听着听着,自己逐渐痴了。

不由得想起稼轩那句词来: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