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最明显的特点就是黑色的瞳孔白色眼球,黑白分明,阴阳相抱,显得分外有魅力。都说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你透过一个人的眼睛,读懂他的眼神,就能明白他在想什么。于是,在我们渴望与之对话的时候,通常都会盯着对方的眼睛,向他透露出一丝问询的信息,如果对方懂了,那就是懂了,接下来的一切就会水到渠成。如果对方不懂,你也会从对方的眼神中获得反馈,他是疑惑还是懵懂是挣扎还是拒绝,一切只需要一个眼神。所以眼睛真的很重要。

我的左眼的眼白中,有一丝淡黄色的印记。每当我与朋友交谈的时候,当我们产生了眼神上的交流,对方就有可能会发现我眼睛中的这丝印记。而他们都误以为这是眼睛受伤了,或是有什么病变,一直催我去医院去检查检查。然而这其实是我与生俱来的印记,打生下来就从娘胎里面带来的。

印记是什么呢?按照某种佛教观点,一个人的信念,执念,其实是很强大的,当一个人命中就带着一种执念降生的时候,他身上就会带有某种印记。正所谓,有因必有果。因就是执念,果就是印记。所以,我眼中的印记,其实是执念的一种存在方式。那么这个执念又是什么呢?这说来话就长了。这个执念其实不是我的,是我妈的。据我妈说,她在怀我的时候,特别想吃桔子,于是让我爸去买桔子。八十年代,物质生活还不是那么丰富,南方的水果虽说在北方不能说少见了,但是,那时候在农村,家里也没啥钱,想买个桔子挺难的,起码得骑着自行车进城,这来回得半天时间,而且就为了买几个桔子。老爸当时掐指一算,不行,不能买,不划算。第一,我妈怀孕肯定去不了,得他去;第二,去趟城里太远;第三,得花钱;综上,纯赔,所以我爸就拒绝了,不管我妈说什么他都不去买。实在没辙,村里小卖部有卖桔子罐头的,给我妈买了一罐桔子罐头。因为罐头容易存储,所以村里小卖部就有卖的。但是,毕竟不是我妈想吃的桔子,所以我妈一直对此颇有怨言。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逐渐就成了心病,执念,经过十月怀胎,果就结在了我的身上。所以我一降生,我眼睛里面就有一团印记,仿佛想一颗桔子一样的黄色印记,在左眼的眼白中。这就是老妈的执念。

所以,有些时候,因果只说还是非常有一定道理的。比如说,你胖了。你为什么胖了,因为你贪吃了。这就是因果。所谓种善因得善果,一个道理。

周二那天,我病了,然后请了一天假。然后,坐在我旁边的同事发现我那天没去上班,就很奇怪,问林总为啥我没去上班,林总说我病了。于是这个同事就开始了。“哈哈,身体素质不行啊!这么差?让空调吹一天就倒下了?你看我,空调对着吹都没事,不行不行。”当然我不在现场,按照林总的说法,说是当时基本上大家都统一了一个观点,就是我身体虚,林总晚上回来之后跟我说的是大家对我的身体素质“冷嘲热讽”。我当时听了还稍有不快。第二天早上,我去上班,一进办公室,就看见我旁边的那个同事,趴在桌子上,病恹恹的,精神萎靡不振。当时我就愣了。问他,“咋了,病了?”他指了指旁边的藿香正气水,点了点头。我问“感冒?”他说不是,说是前一天晚上上吐下泻十几次,一晚上没睡觉。于是我就开始了我的人文主义关怀,跟他说,生病了不要硬撑,要及时就医,上班是为了啥,不是为了生活更好吗,病了还上班,这是不对的。于是,他从善如流,听从我的劝告,回家休息了。其实我内心当时怎么说,感情非常复杂。关心同事没毛病,该关心关心。然后竟然还有一丝的窃喜,心说看吧,让你说我身体素质差,结果说完就倒了吧。这种人性深处的恶意竟然不自觉的也流露出来了,实在是让我汗颜。

当然我不是医生,也不会望闻问切,虽说上学的时候还看过《黄帝内经》,但是只是当做古籍来看,里面的脉象都看不明白,别说诊断了。但是这不妨碍我为他的病寻根溯源。从医学角度讲,他是什么肠胃感冒,食物中毒等等,各种病因可能都有,但是有一个原因应该是肯定的,像这种消化系统的病,那就是病从口入。所以我只要询问他那天晚上吃什么了就知道他为什么生病。果不其然,他说那天晚上吃了一个桃子。很好,这个桃子其实就是病因。但是这其实都是我一个外行随便找的背锅侠,谁知道那天晚上他是不是真的只吃了那一个桃子。当然,我除了从医学上能给他找到病因之外,我还可以从别的角度为他的病寻找理论依据。比如说,因果理论。说不定是前一天他嘲讽了我生病了,然后今天自己就病了呢?因果循环报应不爽,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哈哈。

这又让我想到昨天晚上我伏案辛勤创作,写完之后,有工作上的朋友评论文章中的内容,说我这个人是话唠,怎么感冒了还是那么贫那么能说。我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果然,今天她又评论了一句,她病了。我顿时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再给她一个眼神,让她去体会。她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所谓因果,所谓佛教的存在不是没有意义的。

好好思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