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结束了,结束了好几天了。我原本想着在7月31日的晚上写一篇7月的结篇,那天晚上我面对着电脑,苦思冥想了2个小时,没有想出来该写啥。最近感觉自己有点才思枯竭了,对于一个一直自认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自命不凡的无名“作家”来说,这是一件令我痛苦但是本质上又十分寻常的一件事。当然,文人都是嘴硬的,从来不承认自己才思枯竭这回事,只能从其他方面找原因。比如说我就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原因,天气。

7月的天气简直让我苦不堪言。我回想了一下,最近几年烟台夏天的天气,是一年热过一年。前两年夏天也很热,但是似乎没有如此热。我有一个桌面风扇,我把它放在正对着床的衣柜上,让它对着床吹,吹出来的风刚好带动房间里面的空气流通,其实温度总的来说,比客厅还有其他房间都要低上那么几度,以至于早上林总进我屋总是一脸嫉妒地问我为什么我的房间这么凉快。但是,即使他觉得我的房间怎么如此凉快,实际上,也是热的要命。我举个例子,我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身下是凉席,对面是风扇一直在吹,就这样,我身上的汗水,从我的额头、脖颈、胸脯、肚皮等所有位置,不停地往外涌,当攒够了一定量之后,它们就开始不安分了。我的皮肤是非常光滑细嫩的,所以皮肤的阻力有点低,于是这些汗珠就开始找朋友了,它发现旁边不远处一个和它一样的朋友,于是它就滚过去,和它打个招呼,然后两个汗珠就像当年会师一样,和二为一了,这个汗珠就变大了。变大之后,它就更开心了,于是就看到旁边的那一个小老弟,决定再过去对它指点一下人生,于是它就又滚过去了……就这样,这滴汗珠滚来滚去,越滚越大,终于,它不再是一个珠子了,成了一滩水渍。于是,它觉得自己得完成生命上的升华,不能再这么小打小闹了,它开始摆脱皮肤的舒服,绕过一根根汗毛,向前流去,它此时脑海中一定在想象,它就是长江。在它向前奔流的过程中,它又遇到了一些其他志同道合的兄弟,于是互相打招呼,一起一起。就这样,无数的汗流汇集起来,不停的在我身上流淌……它们在我身上流出了中国的水系图。

整个7月,我都在这样的天气中度过。我每天都在想,写点文章吧。于是,打开电脑,一边想一边流汗。越想汗越多,汗越多越烦躁,越烦躁越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越空白就越努力去想,越想汗就越多……陷入了无解的死循环。以至于,今天打开电脑,空白2小时,明天打开电脑,空白2小时……所以,这个鬼天气,实在是,真的想不出来东西,没法下笔。

我长舒一口气,终于把锅甩出去了。

进了8月,天气突然变了,开始下雨了。一下雨就凉快,这就很不错。你比如说现在,我刚从外面回来,外面下着小小的雨,尽管天气其实还是挺闷热的,然而雨滴在我身上,挺凉的。所以我在外面,差点想多淋一会不想回来,感觉自己都快让这个天气逼成精神病了。

哎呀,我把锅虽然甩出去了,但是,对于7月,我还是没有什么可写的,实在不知道7月自己这个月浑浑噩噩都做了些什么。这种状态其实很不好,这让我在这一刻,想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说什么浮于世事,什么经纶世务,什么久在樊笼,等等,总之身心都被那些各种各样的俗务所占据,少了一些自在和自由。这让我想起了某个作家协会会员。我说,你没事多读书,多写作。他说,我现在身处高位,应该多研究一些什么三十六计孙子兵法之类的,以便在斗争中可以得心应手。果然,这个所处的位置掌握的权力变了,人也就变了,初心呢?我想起来《伽利略传》中,伽利略的好朋友,一个物理学家,对他充满了同情。但他这个物理学家同时还是教廷的主教,并且最终接任了教皇。当他还没有穿上教皇法衣的时候,他还在为伽利略说好话,而当他一穿好法衣之后,他从此不再是什么物理学家,不再是伽利略的朋友,而是教皇,所以他直接决定对伽利略采取恐吓的措施,阻止他宣传自己的学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屁股决定脑袋,恩,这绝对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