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已经进入了21世纪20年代,突然有点猝不及防的感觉。大概是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应该是还没有做好准备,年龄一年比一年大,而自己还依然停留在10年前,觉得自己还是很年轻的,这种心态,确实很奇怪,是不够成熟吗?大概是吧。

仔细一回味,这三十年来,自己好像没有什么成功的事情,一直在与失败打交道。做啥啥失败,干啥啥拉倒,与成功起码这三十年是没有什么缘分了。未来怎样,还不好说。十年前,时代进入10年代的时候,我还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觉得那大概就是自己最好的年代了,现在一看,那确实是自己最好的年代。毕竟最近十年来,自己的人生,一直在做减法。

仔细一想,这都21世纪20年代了,自己的人生大事还一件都没有完成。跟自己同龄的,都老婆孩子热炕头了,自己这啥都还没有呢,这就有点尴尬了。三十而立,自己差的还有点多。

在自己年轻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身体轻盈,觉得自己就是追风少年,能一直像风一样,自由轻快的追随时光的脚步。到了30多岁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和年轻时候相比,身体沉重,思想沉重,就像一辆生锈的破车,慢吞吞的往前拱。这个时候,我才体会到了一句古词,说的很有意境,那句词是: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不说樱桃和芭蕉,只说流光容易把人抛,是真的容易把人抛。我最近经常回想从前,据说只有老人才总是回想从前。我回想起我小时候,在村里的场院,不管春夏秋冬,总是有一堆老头,拿着马扎,坐在那里晒太阳。他们仰着头,靠着墙,眼睛眯缝着,似睡未睡,似醒未醒,可以一上午甚至一整天都这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偶尔可能会和身边的老头有所交流,口中呢喃,说些只有他们才能懂得甚至才能听清的俚语。那个时候,阳光从东照到西,仿佛一转眼,又从西照到东,那些洒下的金色光束,是那么的虚幻,一愣神的功夫就是一整天,一呼吸的功夫就是一整年。那个时候,他们想拼命的追逐阳光,但是无可奈何,只能看着阳光滑过他们身旁,看着时光将他们抛下,脸上的皱纹一天一年的深刻,再深刻,而自己渐渐的老朽。我曾经无数次的回想起这样的情景,想着当年在场院,看着自己的爷爷就这样坐在那里晒太阳,看着他浑浊的眼神,苍老的面孔,这个场面,仿佛心理阴影一样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总在我最孤独的时候,悄悄地溜出来,仿佛梦魇。我一直在想,等到我垂垂老矣的时候,我是不是也是那样?

我想,人生最大的无奈,就是眼睁睁地看着时光流逝,而自己无可奈何。但是这些年,看那些追逐时光的人们,他们不知疲倦的在奔跑着,仿佛神话里追逐太阳的夸父。不知道他们的追逐是否会有结果,但是,追逐本身就就有着莫名的乐趣,没有追逐的人,大概是不会明白的。十年来自己的人生一直在做减法,可能最大的原因,就是自己没有去追逐吧。或许曾经追逐过,但是没有什么结果,到头来是一场空,后来自己也就渐渐沉寂了下去,不再奔跑不再努力,开始慢慢徜徉在路上,留意四周的风景,看那些追逐的身影努力奔跑,留给我一个一个模糊的背影。

20年代开始了,展望未来,接下来的十年,我该去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呢?这是个需要思考的问题,但是起码要把自己的人生大事解决一下。

等到2030年的时候,我希望,我还能在这里,写一写20年代的感慨,希望不会又是蹉跎的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