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下了两天两夜的雪。

从去年冬天到现在就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雪。前几天的时候气温已经回升到0度以上了,春节刚回来的时候,我在桌前玩电脑都冻手冻脚,到了前几天已经有所好转,不觉得有多冷了。下雪前一天,甚至感觉到有一种暖春的意思了。然而,没想到的是,当晚就下起了雪。

晚上睡觉前我起床去厕所,一出门就感觉到了黑暗中有簌簌的雪花落下,落到了我的头发上,我的肩膀上。一刹那间,我脑海中仿佛看到无数的精灵穿过幽暗的夜空向我飞来。我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感受落在我身上的雪。它们落满了我的肩膀,落满的我的头发。有调皮的雪花,钻到了我的衣领中,想和我来一个亲密接触。没想到,它遭到了一些绒毛的阻拦,于是它在绒毛中迷失了方向,失去了自我,从一朵晶莹的雪花,变成了一滴凉凉的水滴,失去了它的光彩夺目,失去了它的美轮美奂,失去了自己的六角花瓣,化成了一滴水,圆滑随形,至柔无刚。

都说雪落无声,我却听到了雪落的声音。听不到雪落的声音,要么是世界不够安静,要么是心不够平静。在这样的一个晚上,世界足够安静,我的心,也足够平静。

第二天早上,我打开门,一个白茫茫的世界呈现在我的眼前。房檐上,平房上,院子里,外面的路上,乃至我目光所及,远处的那一片旷野,一片雪白,干净极了。雪还是没有停,依然在飞舞着。于是我和父母轮流到外面扫雪。父亲看我在院子里面扫雪,竟然赤脚,穿着拖鞋,笑了。问我,你这是扫雪吗?根本是闹着玩嘛。我说反正就是那么一小会。扫完雪赶紧跑回屋里,跳到烧得烫手得热炕上,长长得舒一口气,满足。

看外面的雪停了,我赶紧穿好衣服,出门到后面的仓库,去寻找我当年买的那些书。路上有厚厚的积雪,一串小梅花在雪地上延伸到了仓库中。我知道一定是家里那只胖得可爱的狸花猫在这躲雪。在仓库院子里,看到了母亲养的那几只母鸡,在草垛里面下蛋,咯咯叫得欢畅。进了仓库,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年少时自己买的那些书。我拍了拍厚厚的尘土,在里面寻宝。仔细一翻找,没想到各种名著还不少,我看到了精装的《鲁滨逊漂流记》,我记得当年买的时候,还附赠一张光盘来着。看到《忏悔录》,看到了《神曲》,《基督山伯爵》,《史记》《资治通鉴》《文心雕龙》《鲁迅全集》《徐志摩诗选》《海子诗集》等等,甚至还找到了一本佛经,《妙法莲华经》。看到书我才想起来,当年是买过这么一本书,自己没事还翻一翻来着,实际上,我是读不懂佛经的……扒拉了半天,看到了一本《宋词鉴赏辞典》,翻开看了一下,崭新如故,这书出版是2003年,好遥远的年代。突然想起来买这本书的那个小书店,那个小老板。也不知道十几年过去,他现在怎么样了,书店还在否……

我拍照给主编看,我说你看当年我买的这些书,在厚厚的尘土下,实际上还相当新。我想起来自己在孔夫子二手书网站上还买过一本旧书,突然感觉,这些零几年出版的书,放在这里,并没有贬值,等到将来,还是很有收藏意义的。等到将来有子女的时候,比如说再过二三十年,那时候他们如果在书架上一翻,看到了四五十年前的这么一本书,他们会怎么想?仿佛一翻书页,那种刹那间时光穿梭宇宙思绪重回几十年前的感觉,想想就是那么美妙。主编肯定是不会感觉到我寻宝的快乐的,他拍了一下自己从帝都带回来的书,跟我说正在看《瓦尔登湖》,问我我的那本前苏联文学的最后荣光怎么样了?我实在羞于启齿。放假前特意把这本书带回家来,结果一页未翻,纯粹用它来垫我的笔记本电脑,名著在这种时候也有它的实用价值,甘当社会主义的一块砖。我拍照给主编说这本就是。主编说自己瓦尔登湖已经看了十分之一了,勉励我加油看。我翻了一下我的这本《生存与命运》,接近一千页,看十分之一……我于是向主编吹牛,我今晚看100页,看不完不睡觉。然后一个小时过去了,我看了18页顶不住了。于是我跟主编说,我看了20页。今天上午,我再看昨晚的看过的那18页,写的啥?都有谁?一脸茫然。这可咋整?于是,我打开了xmind,把看过的几章简单做了个笔记,并且把里面觉得还不错的语句摘录了一下。这才觉得这几章算是读完了。不得不说,俄国文学就这点让人觉得痛苦,一个人名整十几个字,都叫XXX夫,XXX基,实在是难以分辨谁是谁。我读书还从来没有按章节做过读书笔记,这是头一本。

今天中午,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醒来看外面,阳光明媚,金色阳光洒在前面屋檐的积雪上,闪耀着一层美妙的金色。屋檐下,已经倒挂了一排晶莹剔透的冰锥。我兴致勃勃的拍照,准备发个朋友圈,问问大家是不是有一种“已是悬崖百丈冰”的感觉。后来一想觉得自己净是瞎想,哪有悬崖?哪有百丈?翻了翻诗词,找了一句“茅檐冰柱玉鞭垂”大约可以形容。本以为雪霁云消,我也可以泡上一杯香茗,然后美美的赏雪了。没想到,没过一小会,风雪交加,雪仗风势,漫天狂舞,从屋檐,从地上,卷起千堆雪,窗外又是茫茫一片。我叹一口气,赏雪是赏不了了,我本想看看雪中的长春湖来着,这时候出去,别说去长春湖赏雪,出门你站在对面大概我都看不出来你是谁了,还是消停一下吧。

于是,思来想去,还是写一写这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