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已经是三月中旬了。今年的这个春节,让新冠肺炎给闹得,仿佛格外的长。感觉刚过完年,今年已经没了四分之一了,再一眨眼,就是清明了,过了清明没几天就是五一了。面对逝去的时光,我现在也有点手足无措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排接下来的生活。

还好我还有一只猫,克烈,给它安排生活,也就是给我自己安排生活了。

最近我发现这家伙长大了,在我不在它身边的这一个多月,它被苏栋养的死沉死沉的,成了一只肥猫。但是,别人的肥猫都是一副大脸,两个大腮帮子全是肉,克烈不是。它的头还是很小,它只长屁股。每天看它在地上,硕大的屁股在身后扭来扭去的往前走,我就想笑。尤其它趴在地上,吃猫粮的时候,整个身体铺在地上,成一个三角形,贼像一只大号老鼠。随着克烈长大,我发现它对窗外的生活充满了向往。每天它闲着的时候,就独自一猫,趴在窗台上,痴痴地看着窗外的世界,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我从来没有带它出去玩过,每天只把它关在我自己地这个小房间里面,它也只能在这个小房间里面腾挪闪转,别说窗外的世界,就是卧室门外的客厅对它而言都充满了致命的诱惑。每次我一开房间门,它就跃跃欲试,探头探脑地从门缝往客厅看去,那里对它来说就是新世界。偶尔趁我不注意,它也会嗖地一下窜出去,窜到客厅里面去探险。我撵不上它,它会跟我躲猫猫,比如说沙发下面我就无可奈何。但是林总有办法,他拿起了扫帚,伸到沙发下面一阵搅和,克烈就吓得跑出来了,直接跑回自己的窝里面,在里面不停的踩奶寻找安全感。

克烈很粘人,每天下班一开门,它听到我的脚步声,就开始在房间里面奶声奶气的喵喵叫,叫的我心都要化了。我想象不到没有我在家,它独自一猫,在屋子里是怎样度过这样一个无聊的白天的。在它小的时候,我下班回到家,总会看到屋子里一地狼藉,不是垃圾桶倒了就是衣柜里面的衣服被它扯出来了,总之,没有一天它不给我惹麻烦的,我对它头疼的很。现在它渐渐大了,反而没有以前那么调皮了,虽然也是非常调皮。它小时候是真皮,现在的调皮仿佛是猫的好奇的天性使然。猫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尤其会动的东西。它小时候的时候我喜欢用逗猫棒逗它玩,它能玩一个小时直到累的瘫在那里为止。后来给它买了一个猫玩具,一个三层的转盘,每层里面有一只球,它能躺在地上,两个前爪一起转球,转上一个小时也不厌倦。即使现在称得上是一只大猫了,但是克烈的好奇心依旧不减当年。逗猫棒,猫玩具依然是它最爱玩的东西,除此之外,发光的鼠标,有声音的键盘,乃至于掉在地上的纽扣,硬币、螺丝钉,这些都能让它开心地玩上半天。我想,它这么专心地玩游戏地时候,一定是它最无聊的时候。

从春节到现在,我也会时时的感到疲倦,也会感到无聊。这个时候我通常都在想,难道说是年纪上来了?真的是时光如水,会想起10年前在西安,那时候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每天都是元气满满。十年过去了,现如今,我只剩下了稀疏的头发,以及当年的那些回忆。元气满满?别闹了,工作一天下来,莫名感到身心俱疲,往床上一瘫,丝毫不想动。但是克烈偏偏不让你如愿,它会凑过来,找你玩耍。不是挠你这,就是挠你那,然后跳在你身上,转来转去,要么就假装咬你。索性就撸猫,在这种安静独处的时刻,撸猫,让时间和空间变得更加的安静了。

所以,在这样无聊的时候,我还有一只无聊的猫陪我一起无聊,这个时候反而觉得不是那么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