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下班,和林总一起逛市场。早上林总就说晚上想喝羹汤,以羹汤泡面鱼吃,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吃过了,十分想吃。这怎么能难到我呢?晚上下班的时候,提前问了一下老妈,羹汤大约的步骤,然后在回去的路上,我都在想着自己如何“素手调羹汤”,那是相当的有闲情逸致,诗情画意。 我跟林总说,起码得买上一块肉,然后买点木耳……林总很惊讶,还需要木耳?我说,再来点紫菜……林总更惊讶,还需要紫菜?我接着说,这些都放进去之后,再打两个鸡蛋……林总已经无语了,竟然还需要鸡蛋?他沉吟了许久,说要不然别喝汤了,还是买只烤鸭就着面鱼吃吧……我说可以。

到了市场上,我们找了两个卖烤鸭的店,结果烤鸭都卖没了。林总慨叹一声,上天注定是要让我们喝羹汤啊……那就买材料做羹汤吧。于是我们买肉买木耳买紫菜。买了一堆东西,乐颠颠地往回走。

班,和林总一起逛市场。早上林总就说晚上想喝羹汤,以羹汤泡面鱼吃,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吃过了,十分想吃。这怎么能难到我呢?晚上下班的时候,提前问了一下老妈,羹汤大约的步骤,然后在回去的路上,我都在想着自己如何“素手调羹汤”,那是相当的有闲情逸致,诗情画意。 我跟林总说,起码得买上一块肉,然后买点木耳……林总很惊讶,还需要木耳?我说,再来点紫菜……林总更惊讶,还需要紫菜?我接着说,这些都放进去之后,再打两个鸡蛋……林总已经无语了,竟然还需要鸡蛋?他沉吟了许久,说要不然别喝汤了,还是买只烤鸭就着面鱼吃吧……我说可以。

到了市场上,我们找了两个卖烤鸭的店,结果烤鸭都卖没了。林总慨叹一声,上天注定是要让我们喝羹汤啊……那就买材料做羹汤吧。于是我们买肉买木耳买紫菜。买了一堆东西,乐颠颠地往回走。

前一段时间,流行一句话,叫做,你永远不知道,灾难和明天,哪一个先来临。之前我一直觉得,这就是一个毒鸡汤。然而,今天我深以为然。为什么呢?正当我在回去地路上,憧憬着自己做的羹汤如何好吃的时候,我被路边的一条野狗盯上了……

这是一条真的野狗,或者称之为流浪犬。它常年混迹在市场附近,捡一些市场上的垃圾来吃。我看见它的时候,它正蹲在市场的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然后它就看见了我。那时候我正沉浸在如何做汤的思绪当中,完全没有注意被它盯上了。就听到哇哦一声,它朝我跳了过来,在我腿弯的位置,咔嚓咬了一口,然后撒腿跑了……

我愣在那半晌。然后我气恼地大吼一声,谁家的狗?有人回答:“这是野狗……”

我回到家,脱了裤子一看,得了,破皮见血了,这得打针。二话不说,直奔医院。到了急诊,医生看了看伤口,然后登记,就让我去拿药到注射室打针。到了注射室,护士问我,咋了,我说打个疫苗……护士嘿嘿一声,自言自语了一句,今天怎么打疫苗的扎堆啊……我听她这么一说,心想难道说还有别人打疫苗?

没过一会,我听见注射室里面传来小女孩的哭声,我心想现在的孩子啊,太娇生惯养了,打个针而已,哭啥?我小时候,那可是一个人自己去村里的赤脚医生那里打针,然后再走回来的。等到护士喊我的名字,我进去一看,里面一个小女孩,两个大人在那里。那个小女孩看见我进来,十分委屈的跟我说,叔叔啊,你总算来了……我忍俊不禁,这孩子是多害愁打针啊。我说,来了来了,打针嘛,不疼,一下就完事了。小女孩趴在妈妈的怀里,还没有从打针的恐惧中恢复过来,还在那一抽一抽的。护士准备好了药,准备打针了,小姑娘和家人到外面等候,临出门她还回头给我加油,“叔叔啊,你一定要忍住啊”。我乐了,旁边她的那俩监护人更是笑得不行。

等我打完针出去,看见她们坐在注射大厅的椅子上休息。我问她,你是被什么咬了啊?她害羞不肯回答。旁边她小姨已经忍不住了,跟她说:“你告诉叔叔,你是和小狗抢拖鞋,没抢过,然后被小狗咬了一口……”

我听到这,出于礼貌,嘿嘿笑了一下,实际上我内心快笑疯了。这孩子可真逗啊,这剧情简直比我的还意外……

原本是一件让我郁闷的事情,由于这个小女孩的乱入,我开心了不少。过了15分钟,小姑娘和家人跟我挥手告别,走前还跟我惺惺相惜的甩甩手,跟我说,下回见啊。我一想,可不是,俩人打针一直是同一天,还能再见两回呢,就是不知道下一次打针,她几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