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有些醉了。

窗外雨声不绝。

晚上,我是和主编一起撑着伞从饭馆走回来的。路上连绵的雨滴落在伞上,留下了抑扬顿挫的音律。回到家中,雨未停,声未绝,依然抑扬顿挫。

所以这算是一首未唱完的歌曲吗?

曲中人不见,江上数峰青的景象在这里是没有的。此时我放着音乐,曲是什么曲?不瞒你说,我没听过,我点开看了看,好的,是一个叫张敬轩的人,唱了一首叫做《春秋》的歌曲。曲终人不见,可谁是曲中人呢?

窗外雨声不绝,我有点醉了。其实我已经醉了,和主编在饭馆这一顿喝,饮尽了杯中酒,饮下了曲中情,自然醉也陶陶,乐也陶陶。

窗外雨声不绝,这样的雨夜,是这么的可爱。

万家灯火,多有熄灭,偶有几盏,或是都喜欢这夜雨,潇潇夜雨。

所以你听,这不绝的雨声,是一首怎样的曲?

如泣如诉,如诗如画,如痴如醉……

所以,我有些醉了。

我醉的是今夜的酒吗?

醉的是当下的夜,如泣如诉,如诗如画,如痴如醉。

对面的灯灭了。

望向窗外,夜的幽静,夜的深沉,夜的神秘,夜的雨声。

看不见的听得见,听不见的想的见。

所以,这样一个雨夜,如何不醉呢?

其实我已经相当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