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中秋时节。

我还记得去年中秋的时候,前一天晚上,我从烟台开心的回老家,爸爸骑着摩托把我带回家。我坐在后座上,抱着父亲,看着傍晚一轮圆月出于东山之上,清辉洒下,路边草丛中一只萤火虫在快乐的飞舞,一种静谧的甜美的令人回味的幸福充斥在我心间。尤其我看见萤火虫的那一刻,那种与皓月争辉的美好至今留存在我的记忆深处,大概可以让我终生回忆。

眨眼之间,一年时光匆匆而过。

世事无常,我最爱的父亲在春天的时候溘然长逝,永远的离开了我。这大半年来,孤独与无助时常伴着我。我时常梦到我的父亲,闲暇时就会想起我们相处的三十多年的美好瞬间。从他年轻时我年幼时,到他双鬓斑白皱纹深刻,多年以来很多原本渐渐遗忘的往事,偶尔会从记忆深处闪现出来,让我对父亲怀念和愧疚更加的深长。我想连自己都放不下,母亲内心相比更加痛苦。这辈子我从未见她崩溃过,父亲走的时候她崩溃了。尽管我当时也内心充满了痛苦,但是对于母亲和姐姐六神无主,我强忍悲痛,将父亲送归大地。在殡仪馆,即将将他送入焚化炉的那一刻,那种痛彻心扉的苦楚当真是不足为外人道。

没有了父亲,一切的节日都是那么的无趣,比如中秋。

中秋,合家团圆的节日。然而父亲不在了,只剩下我和母亲。不放心母亲一个人呆在村里,守着空荡荡的家,将她接到我的身边,一起生活,好歹可以时时见我,她不至于那么孤独。没有了父亲,她的世界崩塌了一半。父亲刚走的那一段时间,她一个人在老家,每顿只吃一口馒头,吃两筷子咸菜。父亲在时,他们两个人两天一顿饺子,每顿至少也有两个菜。而父亲不在了,她连做饭的兴致都没有了。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饭菜也是只为深爱的人做。没有品尝美食的爱人,纵然有千般手艺,又有何用?

没有了父亲,这个中秋,毫无节日的气氛。我问母亲,回老家吗?母亲问,回去做什么呢?我无言以对。

前几天看抖音,看到了一个视频,一个教授在讲解什么叫做缘起性空。他说,自己以为自己已经懂了缘起性空的含义,而实际上并没有弄懂。知道他的母亲去世,父亲去世,他才真的懂得了什么叫做缘起性空。一个家庭,从无到有,再到无,那就是缘起性空,随后是一声长长的叹息。这声叹息,异常令人心酸。说者动情,闻着动容。我反复的看着这个小视频,不自觉陷入了自己的沉思。虽然父亲不在了,但是母亲还在,家也就还在。我和母亲的感情,就是维系着这个家庭的那条细线。线没断,家还在。

明天就是中秋了,即便不能回去,也得亲自下厨,做几个好菜,和母亲简单庆祝一下中秋佳节。

我在,母亲在,父亲,自然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