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最后一个假期过去了,到2021年元旦,已经没有别的法定节假日了。而这个国庆长假过的,是相当的乏味。

10月2日,早上,还在吃饭,接到姨父电话,说让回家拉木头。木头是家里老果园的那些几十年的老果树,去年冬天让父亲全部给铲掉了,并在冬天每一个阳光美好的日子,父亲把铲掉的果树截断成了柴火,堆成了一垛,准备留给姐姐今年冬天烧暖气用。父亲于今年春天猝然离世,空留那一垛柴火在那里,默然无语。下葬的那天,姐姐蹲坐在父亲遗体旁边,哭的撕心裂肺,指着外面院子里的那一垛柴火,一遍又一遍的告诉那些来送别父亲的乡邻亲戚们,那是父亲留给她的柴火。

姐姐远在莱阳,需要找一辆货车拉过去。这个任务交给了姨父。姨父说城里有个地方有很多货车司机等活儿,他去找找。我以为他会找个小货车,没想到整了个大三轮农用车。司机是蛇窝的,人也很朴实。我上午10点到家,11点开始装车,连司机一块帮忙,我们三个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装满了一车。这一车木头,估计够我姐烧一年多了。把我累了个够呛。下午回烟台的时候,从家里的冰箱里面搜罗了好多吃的带了回来。其中有好多猪大骨,晚上花了几个小时,给母亲炖了一锅猪骨汤。她总说自己缺钙,喝点猪骨汤补补。

第二天,也就是10月3号,我就发现自己腰酸背痛的,疼到啥程度,连大腿根都疼。实在没想到,人已过三十,身体素质真的是迅速下降,体能实在是太差了。于是,我就闷在家里,躺在床上休养,刷刷短视频,看看小说,聊以自慰。

当我以为这个假期就这样慢悠悠过去的时候,没想到,智齿发炎了,吃饭嘴都张不开。我一开始以为自己是感冒了,买了一堆感冒药,吃的老带劲了。吃了两天发现怎么嗓子疼没好,脸还肿了?一寻思,哎哟,这和上半年有一段时间很像啊,应该是智齿发炎了。然后每天开始吃人工牛黄甲硝唑,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牛黄在体内没吸收完,还是喝水喝少了,撒尿尿都是黄的,而且不是一般的黄,黄的发黑,跟酱油似的。搞的我那几天心慌慌的,以为搞成了什么横纹肌溶解症。通过吃消炎药,每天用医用漱口水杀菌消毒,总算是在假期的最后一天,发现虽然还没有消肿,但是咽喉不疼了,智齿这边也只有在张嘴吞咽的时候,才能感觉到一点不舒服。

假期最后一天,陪母亲逛了逛商场,给她买了几件衣服鞋子。母亲像父亲一样,买衣服鞋子都挑便宜的买。去了商场,看见裤子要价七八十上百,她都觉得特别贵。赶集的时候碰见卖衣服的,她相中了,问衣服多少钱?卖衣服的说,这件衣服在商场卖一百多,她要是买的话,90.母亲说,70块钱,卖的话就要了。卖衣服的不愿意。母亲甩头就走。走出老远了,卖衣服的把母亲喊回来,以70元的价格卖给了母亲。那天逛商场,我们在商场也看见了同款衣服,除了拉链,贴标不一样之外,其他别无二致。商场标价九十多。妈妈看了看,想了想,说,那天赶集,如果我说60块钱,他应该也能卖给我,还是给高了。

我给自己买了一双鞋。那双鞋黑色鞋面,鞋边有一条绿色曲线,非常好看。卖鞋的说,这双鞋采用了磁动力芯片,促进脚部血液循环,缓解脚部疲劳。说实话,这一套话术我是不信的。不过我穿上之后,发现还是挺舒服的,尤其脚步重的时候,再抬脚时,会觉得脚跟那里像有一个弹簧在震动,确实蛮舒服的。再加上价钱也不贵,就买了一双,穿了几天,嗯,感觉还不错。

2020年的国庆,跟往年不一样。往年我都是回老家,帮爸妈一起摘苹果袋,每天早上迎着朝阳露水上山,晚上伴着晚霞秋风回家,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是那么的恬静美好。这让我想起了一部动画片,叫《回忆积木小屋》,回忆昔日时光的点点滴滴,如果非要找一个词语来形容,大概就是隽永了。今年父亲不在了,很多东西都觉得索然无味。

缘起性空。慢慢咀嚼这个词语,很多感悟。假期已过,工作上的万千头绪,纷纷扰扰,又朝我袭来。久在樊笼里,哪有一刻可得心灵的休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