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床,我问母亲,怎么感觉天还没亮?

母亲说,外面大雾。每次翻腾天之前,总会有大雾。

我起床,从厨房向外看去,隐约可见窗外的道路上,汽车缓行,车灯闪烁。

还真是大雾。

一扒拉朋友圈,果然都是晒大雾的。

现在的雾,着实没有值得晒的。自从柴静的《柴静调查:穹顶之下》出来之后,雾就不再是雾了,而是雾霾了。而一旦遇到大雾天气,大家都开始戴上口罩,全副武装地出行。罗永浩作为柴静的朋友,趁机做空气净化器的生意。总之,一个现象一个概念出来后,都会有一个产业跟着火起来。

还记得小时候的雾吗?

上小学的时候,从村里出来,走过村前的小桥,走在两边栽着杨柳树的乡间土路上。和小伙伴一起,跑跑跳跳,兔子一样奔向学校。如果遇上大雾天气,那更是开心极了。那时候的雾是乳白色的,牛奶一样,漂浮在眼前,伸出手来,你都看不见手指。轻轻一拨,乳白色的雾气随着手的摆动,轻轻的在眼前流淌,美极了。这时候,你听到了前面有小伙伴说话的声音。于是你从声音中听出了是谁,于是你大声呼唤他的名字,并且向前跑去。然后你突然发现,一不小心,你跑过了,你只顾低头向前跑,小伙伴站在路边的晨雾中,你没有发现。

那就是儿时的雾,也是儿时的快乐。

后来,再也没有儿时的雾,也没有儿时的快乐,一切都只存在了记忆中。

窗外的雾,越发的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