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农历小年。

早上起床,煮了一盘速冻水饺,科迪的,很实惠的饺子,4.9一袋,数量不少,感觉有20多个。我也不知道科迪是怎么能做到这么低的成本的,包装袋上写的是助农产品,我就信了。

到了晚上,毕竟小年夜,还是要吃饺子。于是又煮了一袋水饺,这次换了个牌子,南沪,不知道这品牌咋样,反正卖的比科迪贵,一袋价格顶科迪两袋,数量还没有科迪的多。

外面鞭炮声此起彼伏。看样子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这条禁令,起码在我住的这个小区是没有的。这一阵阵的鞭炮声,总算带给我一点触动:哦,又到年根了。

今年这个年仿佛格外的清冷。我还没有放假,父亲年初不在了,按照习俗,三年不能贴新春联,不能放鞭炮。而母亲一个人呆在村里,没人伴她左右。每天晚上我陪她视频聊会天,怕她一个人在老家觉得孤单。公司前几天差点安排我去西安出差,一旦去了,大概落地就得在西安隔离2个周,直接就到了年底了,回烟台估计还得再隔离两个周,这样一个月啥也没干就没了,而且可能真的不能回老家陪母亲过春节了,这让母亲倍感忧心。后来一打听西安那边的防疫政策,年关将至,西安那边已经不让外面的人进去了,领导想了想,决定让我留在烟台。留在烟台的好处是,我既可以在家办公,而且,过年能回去了,我很庆幸。

掐指一算,自上一篇文章到现在,差不多又是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一字未写,感觉比去年还要过分了。去年以为家中变故,有几个月的时间一字未写,可即便这样,我简单数了一下,去年写了21篇。如果按照1月份只写一篇的这个情况,难道说,今年只能写12篇?过分了啊,这点更新量,有点过分了。三年前还是日更来着,几年过去就堕落成这个鬼样子了?人难道都是懒惰的吗?

细想一下,我好像还真不是懒,实在是每天忙的团团转,挤不出时间来写。前一段时间,每天上下班真的是起早贪黑披星戴月,实在是累的不行。晚上回来床上一趟,一会就睡过去了,整个人就像压紧的弹簧,筋疲力尽。我每天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研究新的产品,学习新的东西,笔记都写了两万字了,图文并茂,配上思维导图跟代码,感觉我这个笔记做完,可以传授给其他的同事了。当然还是得低调,毕竟有些地方做的还是相当简单,甚至于粗糙。毕竟有的知识现在还是一知半解,只能暂且记录下来,留待日后研究。这样算来,我这个月的产出,两万字,嗯,确实很可观了。当然我是不会把技术文档放在自己博客里面的,毕竟这个博客只是记录自己生活的,而非工作相关,如果将来想公开了,考虑再搭建一个技术博客。扯远了,那是未来的事情了。

今晚确实格外清冷。我坐在电脑桌前,感觉到了阵阵凉意。配上外面的爆竹声,想象一下别人家里,阖家团圆,喜笑颜开,自己一个人在这寂寞的写东西,就感觉到有一丝莫名的小委屈。也不知道这一丝的委屈从何而来,饺子也吃了,我在委屈啥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外面的爆竹声,停了又响,手边的茶,热了又凉。

而我坐在这里,一个人,静静的,从未停止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