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清晨起床写点东西了。

今早醒的特别早,醒时外面天还没有亮,暗沉沉的。醒了只觉得四下静寂,世界仿佛只剩下自己,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孤独却又满足,清醒仿佛梦境。

过了小年,年味渐浓。不光白天有稚童玩擦炮,到了晚上,总有不知从哪家传来的一挂一挂的鞭炮燃放声。前天晚上,我听得外面有烟花燃放的声音,仿佛离我很近。我住在5楼,从客厅抬头向天空看了一眼,却没有看见璀璨。正好我下楼吃饭,刚出门,看见楼前空地上有人在燃放烟花。那烟花飞起只到二层楼高,就砰得一声炸裂,散成火树银花。我驻足观望一番,见那边一家人其乐融融,莫名起了艳羡,只好转身一人渐行渐远。

行在小区的路上,抬头向远方望去。南方远处的天空,在高楼的映射下,已不再是漆黑,而是带着某种希冀的蓝。而我向东西望去,却还是漆黑一片。也罢,那便往南方去,于是信步投南。你别说,小区南面有一条小巷,巷中很多馆子,有香锅麻辣烫,有包子饺子羊汤,价格实惠,好吃不贵。往年这时候,很多馆子应该都关门了,毕竟老板也要收拾一下回老家过年。然而今年疫情所致,很多老板都就地过年,所以热闹程度与往常别无二致。我踟蹰在巷子里,拿不定主意吃什么。转悠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吃一碗面条。面条绝对是中国的国民吃食,全国各地,做法各异。不说别的,单说刀削面,就有山西大同刀削面,兰州拉面的清真风味刀削面,陕西金马鸡汤刀削面,黑龙江鸡西辣汤刀削面。各地风味迥然不同,然而味道却各有各的美。面条端上来,热气腾腾,带着一股让我欲罢不能的面香。挖上一勺辣椒,淋上一点陈醋,挑起一筷子,吸溜着吃起面来。一口下肚,长舒一口气,满足,幸福。这令人着迷的人间烟火气。

窗外天色渐凉,起床。到客厅烧一壶水,趁水开时推上几个健腹轮。昨天我对着镜子看,觉得自己好像不知不觉间又胖了一圈,肚子又大了不少。以后要坚持运动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主编天天运动,似乎也没见她瘦下来,昨天见他朋友圈还在晒篮球场,大概是要在场上与篮球比胖。今年主编留在北京过年了,不知作为京城他乡客,这个除夕,他一个人该如何过。似乎主编厨艺也凑合,等我把解氏炒鸡的秘方传给他,大年三十让他自己做上一盘炒鸡,品上一壶老酒,这个除夕也就不会那么孤单了。

水开了,泡上一壶野茶,茶汤金黄,岩骨花香四溢。此时天已大亮,朝阳初升,霞光万道,而窗外逐渐传来属于清晨的喧嚣。打开音乐听上一曲,打开博客写上一段。

饮一杯茶,写一篇文,清晨的满足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