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在腊月二十七日晚回到村里。

车还在路上,走到北面长春湖坝基上时,我就提前打电话跟母亲说快到家了,母亲说好呀。我满以为等我下车,母亲定然在路口等我,下了车发现没有。那我想,肯定在门口等我了,走到门口发现也没有。一进门,发现母亲在家里忙的团团转,根本没有时间出门迎接我。心下一片惆怅。假如父亲还在,他不在路口,定然在门口,蹲着那里,等着我回来。

腊月二十七,今天真是匆忙的一天的。早上起床,坐在电脑前沉思良久,也没有什么思绪,也写不出什么来。早上天还没有亮,我从梦中醒来,躺在那里睡不着。梦中我发现找不到母亲了,熬到七点半,给母亲发视频,她说今天去赶集,年前的最后一个集。我说你让我三姨陪着,她说好。我心下放心了不少。犹豫了一上午,决定傍晚回家。早回晚回,早晚都要回。母亲一个人在家,也挺孤单的,不如就今天回吧。

上午去了一趟书店,买了本财务教程。之前跟宁宁要她大学时代的会计笔记,准备学习一下财务知识。万万没想到,今天笔记拿到手,没想到她随笔记还带了一本中级会计实务,这下我有点懵,初级还没看过,就给我整个中级,我哪能看明白?看样子我这本会计教程买的还正好。在书店逛的时候,看到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正在搞活动,便买了一本。一回头,又看到了一本贾平凹的《暂坐》,顺手也买了下来。话说贾平凹这几天有点糟心,他的闺女贾浅浅最近正在风口浪尖上,她写的诗被全网取笑。有人又扒拉贾浅浅的论文,发现她7篇论文4篇是研究贾平凹的。这就尴尬了。这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但其实我是觉得没有必要上纲上线的。话说太祖的孙子也不是在天天研究爷爷嘛,一样的。网上评论说,贾平凹是研究女人的一流大师,刻画的女人入木三分。这勾起了我的兴趣,于是,准备趁假期看一下《暂坐》。

中午回到住处,又买了点排骨和青菜,准备晚上带回家。又买了点药,母亲说治胃病的药吃完了,我又补了6盒,晚上一块带回去。一切准备就绪,这才自己煮了一包速冻水饺。吃完饭,继续学习,静等顺风车的到来。

等车的时候,媛媛问我永旺是否有某个品牌的女装店,说相中了一套衣服,没有号,导购给她调货,结果号调错了。结果导购还在跟她强调,说调号的快递费都是自己出的。她有点气恼,一千多块钱的衣服,她出个十几块钱的快递费怎么了?她准备换家店看能否还能找到同样的衣服。她问我永旺有没有女装店,这不是问道于盲嘛。连女朋友都没有的人,怎么会关注女装?我找了找微信公众号,看了看楼层导购,似乎没有她说的品牌店。我跟媛媛说,长这么大,我只有一件一千块钱以上的衣服,就是从你这买的那件羽绒服。媛媛乐了,哈哈一笑而过。

傍晚,车来了。我拖着行李箱,带上买的排骨和青菜,上了车,静等到家。车上还有几个同乡,都是回县城的。回家过年嘛,不管混的咋样,年都是要过的。

车绕着长春湖转了半圈,停在了村后。我拖着行李箱,一路小跑回家去。

到家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