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出门去院子里上厕所,扭头关门的时候,无意间发现门边倒扣着一口搪瓷大水缸,水缸的底朝上,上面放着一个紫色条纹的背心。

呀,这件背心,是这件背心呀。

瞬间想起来诸多往事。

这件背心是我在北京的时候买的。2011年,我从西安出差回到北京,曾在菊园公司宿舍住了一个月。当时和我一起在那居住的,还有一个河北邯郸的同事,叫小马。小马人挺帅,我在西安出差的时候,他在上海。回到北京后,我俩一块暂住在公司宿舍。他有一个比他还要高的媳妇,他媳妇模样普通,但是身材火辣,尤其双腿,笔直修长,感觉能当模特。他媳妇在石家庄上学,周末时间来北京看他。彼时我们外派在中国电科院做项目,电科院坐落在清河小营桥东面,从菊园过去没多少站,而且周末双休。所以,我们一到周末,就一起逛街玩耍。这件背心,就是和小马一起逛街的时候买的。

买了这件背心后,那个夏天,我和小马出去浪的时候,一般就是穿着这件背心。他也有一件类似的,我们一起穿上仿佛是情侣装。这曾让他的媳妇非常嫉妒。我记得我们一起逛夜市,一起去网吧。在网吧里面,我还用网吧的摄像头拍过一张照片。照片还在,在我的QQ空间相册里面。照片里面,紫色背心,白嫩的肌肤,色彩分明,相当好看。

后来,公司通知我们要自己找房子住,于是我搬到了清河新城,与老田同住。这件背心便是我日常起居穿的。再后来,我搬到了杨闸环岛。在杨闸环岛的时候,主编与我同居。某一次,我坐在沙发上读书,主编偷偷用相机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沙发上,我穿着这件紫色的背心,低头认真的阅读摊在双膝上的一本厚厚的书。这张照片也不忍遗失,保存在空间相册中。

与我们当时同住在一起的,还有几个妹子,其中有一个很漂亮的妹子,我们叫她佳姐。佳姐是地道的北京女孩,在她这,背心和吊带是一种东西。2012年,我生日的时候,涛子给我买了一件背心,背心的颜色就像她的家乡,黄土高坡一样的颜色。我收到之后,穿上,问佳姐,好看吗。佳姐说,这吊带不错。我说这不是背心吗。佳姐说,一个意思。后来这件背心我没有穿几次,实在是因为穿上后的那种搭配,对我简单的审美观是一种强烈的冲击。那件背心后来淹没在了我成堆的衣服中不知所踪。但是只要下定决心找,一定还是可以找出来的,而且必定是完好的。

而这件紫色条纹的背心就不同了。它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件背心,每一个夏天我都会翻出来穿上它。也不知道穿过了多少个夏天,终于,它某些地方出现了孔洞,不知道是常年的磨损,还是秋冬放在柜子了被虫蛀的。直到有一次,我翻出来之后,看了看破损的那些洞,甚是可惜的摇了摇头,放下之后从此没有再穿过它。

直到今天,我在门边的缸上发现了它。

它成了一件抹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