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我的意料,新工作的第一个项目,居然在北京。3月13日,我乘飞机从烟台来到北京,回到了多年前工作居住的这个城市。

出发前的三天,主编问我“要来北京了?”我说“周六下午的飞机”。“待多久?” “好几个月。”主编很开心,“来了一起吃饭,约上萱萱,大喝一顿。”

上飞机前,我给萱萱姐发了一个消息,没有什么内容,就是一个斜眼看的表情。萱萱姐没回我。等我到了北京安顿好之后,想了想,又给她发了一个表情,这次有内容,内容是“??”。标点符号在我们的日常沟通中扮演者重要的角色,比如说问号。这个标点符号一发出来,就代表我有问题要问,至于闻出来的是疑问还是反问,这个看发的问号的数量。比如说我发给萱萱姐这句,如果我只发一个问号,那可能就是疑问句,大概的意思就是,你在干嘛你怎么了你好吗这种,但是我发了2个问号,意思就不一样了,表示,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故意不理我。这和我们山东说话有点像,比如说,山东人说让你过去,会说“你过来。”这时候你就可以过去,但是,他要是说“你过来来”,后面又加了一个“来”,你就千万不能过去,一旦过去了,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终于,在我强大的问号攻势下,萱萱姐回复我了。我问她是否有时间,一起吃个饭。萱萱姐自从从事健身行业以来,空闲时间非常少,并且周末我们休息的时候正好是她最忙的时候。我问她哪天休息,她说周四,于是与主编萱萱姐相约周四晚上一起吃饭。由于公司宿舍在顺义,萱萱姐在回龙观,主编在六里桥,他俩坐地铁过来得两个小时。所以萱萱姐在跟我聊天的时候说,“如果不是真爱,我们俩才不会这么大老远的过来跟你喝酒”。

等我下班到了石门地铁站,主编和萱萱已经接上头儿了。在他们走过路口来到我跟前的那一刻,我很开心。来京的这几天,北京不是沙尘暴就是降温,我似乎只有在周二那天见到了太阳。天气也影响了心情,但是,重逢的这一刻,我心情是那么美好。嗯,回来的路上,我见路边有一个花园,园中有盛开的樱花,诗圣的“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可以改一下,“正是京城好风景,花开时节又逢君”。

和萱萱姐拥抱过后,我说,你瘦了,太瘦了,认识你12年了,这是最瘦的时候。甚至我感觉,你有点瘦脱相了。我问萱萱,你在健身房负责哪一块的,她说是举铁。我当时就一愣,我还以为是瑜伽那种,没想到这么爷们。也是,毕竟东北妹子,骨子里带着狂野的天性。

在阔别五年之后,又见到了萱萱姐。主编这些年,虽然不能常见,但是一年总是能见到那么几次。我上一次和主编见面,是正月初六,在烟台。世事难料,没想到一个月之后。我们相会于北京。我们找了一家烤肉,坐下来,开始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上一次坐在一起吃饭,还是五年前,我带学生来北京面试的时候。忙完工作,去六里桥和主编一起吃饭。那时小磊还在北京,萱萱和微微也在。我们在便宜坊吃了一顿烤鸭。那天吃的很欢乐,吃完又一起去唱歌。主编回忆当时被微微姐酒后调戏的经历,我和萱萱都笑得不行。岁月如梭,谁能想到,五年后,微微姐孩子都老大了。

再久远的时候,我们三个一起吃饭,是主编刚来北京的时候,那时我刚从西安出差回北京。我去六里桥找主编,刚好萱萱姐也住六里桥附近,于是就一起吃了一顿饭。那天晚上吃的黄记煌,三汁焖锅,那好像是我第一次黄记煌,我印象特别深刻。印象深刻不光是因为第一次吃黄记煌,深刻的原因还在于,当时那个店不能刷卡,我又没带现金,最后萱萱姐结的账。

那些年在北京,自2009年认识了萱萱姐后,或生日聚会,或出差离京回京,或途径附近,如有空闲,必会问一句萱萱姐是否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即便如此,与她见面次数也是屈指可数。而像这一次,主编,萱萱姐,同时在场,算上这次,无非第三次而已。

世事如洪流,我们被裹挟前进,这其中我们难以决定聚散离合。时光如水,我们都是水中鱼,那些记忆被如水的时光冲刷,能够留下的都是珍贵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