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底,因工作需要,与同事来宜宾出差。

宜宾是个好地方。早上的时候,楼下有一个做早餐的小店。这边早上习惯吃面。我点了2两牛肉面,尝了一下,味道不错。汤面做的非常好,牛肉面肥肠面口蘑面都很不错。直到有一次,我点了一份蜚声全国的宜宾燃面,觉得相当一般。燃面很干,也很油腻,入口干巴巴的,颇不适合我的口味,仅尝试一次,便不再点。很多各地的特色美食确实这样,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结束了一周的工作,周六与同事相约出去闲逛,看一下宜宾美景,拼一下特色美食。但因约了师傅安装宽带,白天未能成行。中午还是到楼下饭馆吃的午饭。楼下有一家小饭馆,店名“瑞红饭馆”。菜馆玻璃上贴了几道特色菜,酸汤肥牛,毛血旺,还有一道名字让人浮想联翩的菜,叫“少妇泼辣鸡”。我心想,莫不是这个少妇就叫瑞红?我惦念这道菜好几天了,周六中午,最终没有经得住诱惑,走了进去。

进店之后,店里顾客很多,小餐桌基本坐满,只剩店里中央的大圆桌。我坐下来,要了一张菜单,边看菜单边问:“这是江西菜馆吗?”

店里少妇是没有看见的,点菜的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大姐,不管看身段年龄,明显都不在少妇的范畴。也或许“少妇泼辣鸡”这道菜是人家的招牌菜,多年前她还是少妇时就打出了名号也未可知。她可能没想到我说的不是川话,有些局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又问,“这是川菜馆?”

“哎哎,对对,是川菜馆。”点菜大姐慌忙回答。

我没再纠结是什么菜系,直接点菜。菜单只有一张,正反两面,以塑料外套套着,我翻看了一下,找到了“少妇泼辣鸡”这道菜,标价38。

我问:“这跟辣子鸡一样吗?”

她连忙说,“不一样不一样的。”

我内心呵呵一笑,都是掩饰。这个名字无非是用来吸引眼球的罢了,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也不看了,反正我就奔这道菜来的.她问我吃啥,我说“泼辣鸡”,也没好意思提“少妇”。但是大姐呵呵一笑,我从她笑声中,感觉她意味深长。

菜上来之后,我尝了一口,确实好吃。没端上来之前,我一直以为这道菜本质上就是辣子鸡,换了个名字招徕顾客而已。然而做法确实不一样。鸡肉还嫩,不像辣子鸡过油炸过的又硬又柴的口感。菜主料是辣椒段,香菇片,鸡肉,加老干妈豆豉酱,其他配料炒制而成,出锅时,加辣椒粉,麻椒等香料,泼热油提香,这一步类似水煮肉的做饭。如此一来,这道菜,辣椒段与辣椒粉颜色红艳,辅以香菜段麻椒绿色点缀,飘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鸡肉入口香嫩不柴,且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辣,非常好吃。所以这道菜,名字起的并没有完全不靠谱,有辣椒,泼热油,所以叫“泼辣鸡”还是很贴切的。唯一的问题是,少妇在哪里?难道说炒这道菜的是少妇?

我就着这道菜,吃了两大碗米饭。

吃完后,大姐问我:“这道菜怎么样?”

我回答“非常好吃,确实和辣子鸡不一样”。

大姐又“呵呵”的笑起来,感觉笑声更加的意味深长了。我猜她大概在腹诽,呵呵,男人啊,还不是奔着少妇来的?少妇还不好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