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龙姑娘计划,她周五晚上到北京,下周二回长沙,在北京玩三天三夜。本来她昨天还在纠结,是周一回长沙还是周二回,主编说,看看我俩的颜值,颜值高可以多呆几天。哈,说到颜值这个话题,我可就不困了,这我必须自我吹捧一下。我说,在下江湖人称烟台吴彦祖。主编不认怂,马上说,在下人称栖霞徐峥。龙姑娘一听我俩这么帅,直接定的周二回。

19日,是龙姑娘进京的第一天。按照主编做的行程计划,今天逛故宫。

日上三竿,我和主编出门,去酒店接龙姑娘一起吃早饭。酒店是主编安排的,龙姑娘还没进京就安排好了住宿。我觉得他安排的过于周到了,不安排住宿,说不定就跟我们一起住主编家了。

到了酒店,我们在大厅等半天,才见龙姑娘姗姗下楼。只见龙姑娘头戴遮阳帽,身穿白色T恤,胳膊上套一副黑色冰袖,下身配牛仔短裤,不过她的牛仔短裤有点长,都快到膝盖了。整体干练清爽,唯一有些不是那么精神的就是短裤太长,在吸引眼球上,稍微低了两个档次,要是能穿紧身牛仔小短裤,可以直接去太古里街拍了。主编眯着小眼睛,上下打量再三,然后露出邪魅的笑容以及非常惋惜的表情,这表情明显是因为看不到龙姑娘的大长腿而感到惋惜。然后主编竟然还问龙姑娘,为什么穿的不是只到大腿根的短裤,浪费了这么好的腿。龙姑娘给他一个白眼,说今天大太阳,穿太少容易晒黑。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是无处不在。

龙姑娘早先在群里说,要尝试一下北京的特色饮食,比如老北京炸酱面,比如豆汁。我觉得龙姑娘就是想想,炸酱面忍一忍还能吃,就豆汁那个味儿,龙姑娘能喝下去才怪,我觉得她喝一口,能把在昨天在长沙吃的晚饭吐出来。

主编轻车熟路,带我们到附近一家庆丰包子铺吃早饭。进店点餐,我点的包子豆浆,龙姑娘是个不认输的人,一定要点一碗豆汁,她这个小倔脾气,可以,不撞南墙不回头。

点完餐,龙姑娘用勺子舀了一勺豆汁唱了一口,然后我就看她表情渐渐丰富起来,那个表情,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诉说,但是说不出来。然后表情又渐渐凝固。我感觉她那口豆汁,卡在喉咙那里,喝不下去,吐不出来。此时我看她的表情,我都感觉胃里有点翻涌了。主编看情况不对,赶紧又去给她拿了碗紫米粥。

一口紫米粥下肚,感觉龙姑娘才缓了一口气,慢慢吃了起来。但是,女人的好奇心是很可怕的,而且对自己是真的狠。龙姑娘一口气缓过来,开始点评豆汁这个东西,结果吭哧了半天,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然后可能是觉得自己就喝了一口,没有资格点评,然后拿起小勺,哧溜又喝了一口。然后咂摸咂摸嘴巴,感受一下豆汁的酸臭味,纤细的手指就开始比划,准备好好形容一下,但是还是形容不出来,于是又哧溜一口,这一口,龙姑娘抬起头,在嘴里含了半天,慢慢咽下去,品的格外细致。但是,豆汁丰富的底蕴,哪是龙姑娘三口就能品出来的,只见她左一口,右一口,那碗豆汁下去了一小半。

我坐在对面看得目瞪口呆。

我说,这玩意这么难喝,你就别喝了。

龙姑娘:来都来了,喝都喝了,罪都受了,没喝明白味道哪行?这要回了湖南,别人问我喝的豆汁什么味儿,我咋回答?

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女人啊,吹出去的牛皮,真是哭着也得圆过去。我猜测,她来之前,一定跟身边小姐妹吹嘘自己到了北京一定吃各种特色美食,豆汁绝对还提了一嘴。不然,回湖南后,别人怎么会问她豆汁啥味儿。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问龙姑娘,你当时喝的豆汁,什么味儿你还记的吗?龙姑娘说,早就忘了,但是,很确切的说,就是馊味儿……我心中直呼厉害,馊味都能喝半碗,女人真是对自己太狠了。

早饭吃罢,我们三人在西局乘地铁到天安门东,出地铁后过安检,步行至天安门城楼下。抬头仰望,万里无云,碧空如洗,天安门城楼朱墙金瓦,红旗招展,恢弘大气,庄严肃穆。我们怀着朝圣的心情,进入了故宫博物院。

我和主编没看什么攻略,也没有什么特定的路线规划,我们的游览方针路线就是跟着龙姑娘走。

她看陶瓷馆,我们就去看陶瓷。在陶瓷馆,我们欣赏了中华五千年以来的陶瓷文化,从最远古时代的彩绘陶器,到三国两晋南北朝时代的青瓷,到宋代定、汝、官、哥、钧五大名窑,再到元青花,一直到明清时期的斗彩珐琅彩等瓷器,对中国的瓷器文化有了一个新的理解。由于我闲静的时候喜欢喝茶,所以,我对茶具类的瓷器还挺关注。这陶瓷馆里面的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清康熙 青花十二月花卉图题诗句杯》。这套茶具共十二个杯子,分别对应十二个月,杯子上画有每个月的代表性的花卉,同时题有一首与此话相关的诗句。除此之外,还有一套彩瓷的十二月花神杯,也是精美异常。但是我还是觉得青花的杯子古意盎然,更有雅趣。

关于茶具,还有两个小故事。自从看到了青花十二花神杯之后,我觉得青花茶具别具雅致,所以就在网站上瞅瞅有没有类似的青花茶具。然后我就相中一款青花釉里红盖碗,觉得还不错,性价比挺高的。我截图问主编,你觉得怎么样,这个盖碗?青花釉里红的。主编呵呵一笑,说,我觉得一般啊。我又找了一款影青的盖碗,主编说这个好看。我觉得主编只是单纯觉得好看不好看,没有更高层面的去欣赏青花的古典雅致的美。后来,我同事在洗茶具的时候,不小心把我的玻璃茶壶的壶嘴给碰碎了。他给我发消息说,有没有喜欢的,我再给你买一套。我哈哈一笑,正好,我把之前截图的网上的彩绘十二花神杯茶具给他看,说我喜欢这个。同事直接一脸问号:你碰瓷?

她要看钟表馆,我们就去看钟表。钟表馆的钟表我之前在《我在故宫修文物》里面看到过一些,但是只有真正进入了钟表馆,你才会被古人的精工巧制奇思妙想所震惊,对这些奇珍异宝叹为观止。其中有一座写字人钟,共三层,类似钟楼状。三层钟楼中,三层最小,内有黄铜吊钟与敲钟人,每当三、六、九、十二点的时候,敲钟人会敲钟报时,此时,三层之上的圆亭内有二人,会打出写有“万寿无疆”的横幅。二层内有一人凭栏远眺,二层与一层中间则是圆形的钟表表盘,刻度为罗马数字,表针尽态极妍,繁复华丽,精美异常。钟楼一层,有一书桌,桌前坐一绅士,手中执笔,在桌上铺的纸上写字。这个钟表的精巧之处在于,只要给绅士一支沾好墨水的笔,他就可以在纸上写下“八方向化,九土来王”八个汉字。这钟表构思之精巧,设计之精妙,简直就是巧夺天工。

她要看珍宝馆,我们又去看珍宝。珍宝馆内藏着清代宫廷珍宝,按照材质工艺进行了分类展览。珍宝大多选用金银玉翠珍珠宝石等名贵的材质,调集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设计上多匠心独运不落窠臼,制造工艺上,则堪称鬼斧神工登峰造极。但是同样,一件珍宝往往需要花费经年累月才能制成,不惜成本不计时间,是古代劳动人民的心血结晶。在展出的珍宝中,有一件翠雕白菜式花插。这件珍宝应该是用翡翠雕琢而成,整体像一棵站立的白菜,白菜帮子不大,白菜叶子还挺多的。这毕竟不是名闻世界的翡翠白菜,和那个相比,差距还是挺大的。

几个馆藏看完,我们又四处溜达了一下,去看了九龙壁。在九龙壁前,我还仔细寻找那件木头仿制的浮雕。九龙壁的西侧白龙,龙腹缺失了一块,我以为是木头仿制的,长时间烂掉了,所以缺失了一块。但是万万没想到,真正用木头仿制的是东侧第三条龙的腹部。这也是一条白龙,腹部以木头雕刻而成,历经几百年风雨,木头上的白漆已经脱落,更容易看清木头仿制的细节。遥想当年,九龙壁初成,木头上的白漆还在,任你有万般能耐,只要工匠不说那是木头,神仙都看不出来。

故宫之内,除了御花园,别的宫殿之间多是广场,空荡荡的,一览无余。那天的太阳很大,天气很热,我们很累。走到最后,我基本上算是散了架了。龙姑娘真有先见之明,穿了一条到膝盖的短裤,不然她腿得晒得脱层皮。但是不得不说,女人的战斗力真是不可估量的。我和主编已经累的走不动了,但见龙姑娘一马当先,脚步如飞,在各个宫殿之间来回穿梭,不见有丝毫疲惫,仿佛把逛街的战斗力都拿出来了。最关键的是,都到下午了,龙姑娘一如早上刚来的时候,精力充沛。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来了故宫,怎么能不拍照打卡。在御花园,有幸给龙姑娘拍了几张照片。龙姑娘找到一处拍照的地方,红色宫墙,上方露出金瓦,远处更有林荫,林荫与金瓦之间,则有湛蓝的天空。照片中,龙姑娘头戴小帽,身穿白色T恤,胳膊上套黑丝冰袖,斜挎小包,下着黑色短裤,露出半截洁白的小腿,脚上一双黑色运动鞋。光影斑驳中,她正向前走着,沿着红色宫墙走着,仿佛要走到时间里,走到几百年前,走入当年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中去。

离开之前,在故宫的纪念品商店里,买了三张书签,留作纪念。

回去已是下午四点多了。按照计划,接下来是我中华小神厨的高光时刻。于是我们三个直奔菜市场,买了点菜,晚上回去准备给龙姑娘秀一下我的厨艺。结果做了四个菜,龙姑娘吃一道,说,好咸,再吃一道,又说好咸,结果就吃了蒸鱼说不咸。我尝了一下,那个蒸鱼不是不咸,是没入味……

我相当失落。

应该是累了一天导致我发挥失常了,没有体现出我真实的厨艺来,吧?

当然,也有可能是,众口难调,我们北方人吃的味道稍微重一些,南方稍微清淡一些。所以龙姑娘能吃辣但是不能吃咸?

对,绝对是这个原因,我的厨艺是没问题的。

吃完晚饭,主编送龙姑娘去酒店。我在主编家里看着表算时间,但凡时间一长,我就准备替龙姑娘报警了。结果没多久,主编就回来了,我还颇为失望,没有给我打110的机会。

一夜无话,我睡得很香。对了,主编晚上睡得沙发,把大床留给我一个人睡,我觉得他行为有些反常,龙姑娘一来怎么就不跟我同床共枕了呢?之前我们两个可是大被同眠的呀。

呵,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