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街是宜宾的一条街。

到了宜宾一个周后,对宜宾稍微有了一些了解。有本地人告诉我们说,宜宾的好吃的特别多,尤其烧烤,特别不错。周日,我与同事相约一起出去品尝一下宜宾的烧烤。

我们从地图上看到,住的小区附近有一家烧烤,结果我们按图索骥,到了店铺门口发现倒闭了,大门紧锁,落满灰尘,也不知道多久没开了。同事说,再找一家。然后我们找了一家评分很高的烧烤店,看位置离我们大约5公里,于是我们叫了一辆网约车,直奔目的地而去。

车上,司机师傅很健谈。我们问他,宜宾晚上哪里有好玩的地方。司机师傅顿时滔滔不绝,给我们讲开了。哎呀,哪哪有个店,巴适的很,一晚上两三百就能玩的很好,巴适的很。我和同事听的如坠云雾,不懂他在说啥。看我们一脸茫然,然后他恍然,说,你们不是要去洗浴中心吗?好家伙,师傅真上道,上来就想带我们去洗浴中心,我们俩看面相就是憨厚老实的北方汉子,怎么会去那种地方?然后我们解释说,就是适合晚上闲逛的地方。师傅这才明白,告诉我们说,你们可以去东街夜市看看。

到了地方,同事点好烧烤,还要了一盘冷吃兔,两瓶当地产的啤酒。你别说,宜宾的烧烤确实还挺好吃的,只有一点让我觉得美中不足,就是串太小了,都是小串。这要是在北方,那大肉签子串一大串,老过瘾了。而宜宾的烧烤,感觉撸下一根串来,都不够塞牙缝的。

吃罢烧烤,我问同事,接下来怎么安排?是去东街夜市看看还是回去?同事说,去溜达溜达看看吧。我说行。我们又喊了一辆网约车,准备去东街夜市。就在路边等车的功夫,旁边过来一个大姐。问我们,想不想放松一下?我俩一愣,啥玩意,难道宜宾的服务业这么开放吗?就这么当街拉客?不会是仙人跳吧?顿时我眼神警惕起来,给同事使眼色,让他别上当。

我咳嗽一声,问她,怎么个放松?

大姐说,洗脚按摩啊。然后示意了一下旁边的店铺。我抬头一看,是个足疗店。店铺不大,内饰一览无余。嗐,我还以为是大保健的当街拉客呢,一看不是,你别说,我竟然还有些小小的失落。

我问,有啥服务?

大姐说,就洗脚按摩。我看她这意思,多了她也不说,非得让我们体验体验。

我只好明着问:“正不正规?”

大姐吞吞吐吐的说,“我们服务才88块钱,你说正规不正规?”我一听这个价格,应该很正规。但是不好意思,我们要去东街夜市,不能按脚了。所以,我就调侃她:“哎呀,正规的谁去啊,我们只去不正规的。”

大姐犹豫了一下说,“来体验一下吗,我给你们找个年轻漂亮的,我这么说你们懂了不?”

我顿时整不明白了,我懂啥了?再年轻漂亮,不也是正规的吗?难道在暗示我有不正规的项目?这我坚决不能去啊。

我说:“大姐,我们不懂啊。”

正说着,车来了,我俩没再管这个大姐,乘车直奔东街夜市。

宜宾自古以来,有多个称呼,比如戎州,叙州等等,而横跨在金沙江之上的,就有一座以宜宾古地名为名称的大桥,那就是戎州大桥。戎州大桥建在金沙江之上,但是就在金沙江尾,大桥以西是金沙江,以东是金沙江、岷江、长江三江交汇地,过了此地,就是长江了。而东街夜市,就在戎州大桥以北。汽车驶过戎州大桥没多远就是冠英古街,过了冠英古街一个路口,就是东街夜市。

我和同事步行到东街夜市,发现这里就像北方赶集一样,路两边过去都是地摊,热闹非凡。很多漂亮的小姑娘,即便现在不是很暖和,就已经开始穿上自己的性感的黑丝,找个由头来东街逛一逛夜市,展示一下自己的身材与美貌。最关键的是,还得叫上自己的闺蜜,让她跟自己穿的一样少,一样性感。所以,我们走在街头上,看到的性感黑丝妹子,都是二人成双或者三五成群。我猜测,之所以这样的原因,如果只有一个人穿的特别少,大家回头看她的时候,一定是带着一样的眼光,说这人穿这么少,一定是脑子不清醒。但是,加入人多的话,就不一样了,毕竟一个人是傻,很多人就不是了,而是潮流。况且,大家都穿的性感,走在一起,那回头率更高,妹子也能得到更多的满足感。

我和同事徜徉在东街街头,看两侧的摊位,能否淘到好玩的东西。走着走着,我看到有一个摊位在卖腰带。我过去问了一下,腰带多少钱,他说48.我看了看质量,不像是48的东西。就没要。转身要走,老板喊我,你觉得多少合适,你出个价。我一听,心里有数了,这夜市,能讲价。到底花多少钱买东西,看自己的砍价水平了。

我们继续往前走,看到了一个卖菠萝的,我买两块菠萝,递给同事一块,于是,两根人这回变成边吃边走。往前走没多远,有一个卖鞋的摊位。我过去看了眼,是什么跳楼价骨折价。其中有些鞋子看上去还挺好看的。然后我就发现了很多名牌,标价50一双。呵呵,50一双的名牌,肯定不靠谱,连回力和双星现在也没50块钱啊。

又往前走,又看到了一个卖鞋的摊位。我又上前瞅了两眼。这时候,我看到货架最上方,有一双白色网面鞋贼好看,拿下来观摩了一下。手感,样式感觉都不错。老板是个中年妇女,四五十岁的样子。看我喜欢,说,穿上试试。于是我就穿上试了一下,嗯,也挺舒服。我问多少钱?老板一看生意上门了,顿时胸有成竹,毕竟看上去我也像是很有诚意要买,这不得狠狠宰上一刀?况且听我说话的口音也不是本地人。

于是,老板微微一笑,沉吟道:“这双鞋,原价是148的……”

好家伙,幸亏不是1480的。我一听老板这么说,我直接放下鞋,转身就走,嘴里还说一句,“太贵了。”

老板一看我不想买了,急了,连忙说道,“帅哥回来,可以便宜点,可以便宜点。”

我回头问她:“便宜是多少钱?”

老板说,“你说个价。”在她看来,我肯定不是一个擅长砍价的人,所以她让我说一个价,并且她也不清楚我的心里底价,万一她说了个价格,报低了岂不是自己少赚钱了。

我说,“你就说最低多少钱卖吧。”我不想出价,万一出高了怎么办,她不是血赚。

我们两个人开始了极限拉扯,都想让对方出价。

旁边同事看我俩打半天太极,他都急了。跟我说,差不多就行啊。

我看这老板是真的不想出价,那我干脆报个极低的价格,这样的话,她卖,我血赚,她不卖,我刚好直接走人,不想跟她磨牙了。于是,我伸出一只手来说,“50.”

老板一听,犹豫了一下,说,“帅哥,太低了,卖不了啊,你要是诚信想要,你给个诚心价。”

我一听,不卖,那算了,招呼同事转身就走。

老板一看,我真的要走,更着急了,急忙喊我,“回来回来,给你了。”

我顿时一激灵,回头看一眼我的同事,什么情况?50她都卖?不会是我价格报高了吧?我看看同事,这鞋还要不要?这要是不要,万一老板当场撒泼打滚,我感觉我都走不出这条街去。算了,50就50吧,买了。扫码付钱,拿鞋走人。

走出几步之后,同事笑开了花。跟我说,这鞋真便宜,太夸张了,148,要是我来买,可能会出100块钱,你倒好,直接喊50.

我说,兄弟,我觉得老板这还有得赚,不然咋会卖给我。

同事笑了,说,老板含泪赚了25.

我顿时一愣,哎呀,我真的是大意了,真有这个可能啊。

我们走到街尾,重新走回来,看到马路的另一边,还有一个卖腰带的小摊,摊主是个男人。我看中了一条腰带,我问他这条多少钱?老板说25.有了第一次买鞋的经历,我顿时知道价格怎么砍了。我说,15.

老板看了我一眼,说卖。

???

好家伙,价格又出高了。这不得含泪赚10块?

我和同事垂头丧气的走出夜市。这家伙,买的没有卖的精,这话是真对啊。

出了东街,我们步行到不远处的冠英古街。冠英古街旁边有古叙州城墙,有民国的时代的老建筑,走到冠英古街的尽头,是一座广场,此处正是三江汇集地。金沙江与岷江在这里汇聚,汇合成长江,浩浩荡荡向东海奔流而去。我们看着欣赏着夜景,看着河岸边霓虹闪烁,看着河水中倒影婆娑,看着夜空流星划过,一时间,我与同事相顾无言,静静的吹着夜风,享受着刹那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