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时分,我被风雨惊醒。

没有前几天下雨时的缠绵悱恻,今晚的雨来的有些急。呼啸的风挟带着雨突然光顾了这里。雨点打在遮雨棚上,宛如鼓点在敲击。
我醒来,听着窗外的雨。

有风,风很大。仿佛从小区的西南口刮进来,打着旋,在小区的广场上巡逻。也可能是被困在楼宇之间,找不到出路,风就有些急,呼啸着,怪叫着,嘶吼着。也是,小区广场东西南北方向各有一栋楼,堵的很严实,风进来再想出去可就不容易了。

风出不去了,开始袭击我的窗户,狂敲遮雨棚。这还不算完,从我未关严实的窗户刮进来,掀动了我的窗帘,窗帘狂舞。风进了我的房间,在我的房间里开始打旋。吹到我的脸庞,我感到了阵阵凉意,也感觉到了凉意中的雨水的湿意。

风折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出路,那就是门缝,门与地板的缝隙。于是它又从门缝溜进了客厅,开始在客厅折腾。哦。对,我想起来客厅的窗户也没有关,所以它是在客厅与自己的兄弟汇合了,汇合之后,开始在客厅耀武扬威。

我笑了,这风,还挺有意思。

雨来的急,难道说巴山夜雨都是这样来的这么突然,像不速之客,未打招呼就来造访?想起来一句古诗,“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嗯,这算是晚来急的春雨,但是不知道门外不远的长江上,是否有无人的小舟,寂寞地停靠在雨中无人的渡口?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楼下的花儿已经开过了,也没有花儿可落了吧。天亮醒来,除了雨水和泥土的芬芳,应该看不到泥泞中的落花吧?

想着这些纷杂的东西,我又沉沉地睡去。

夜阑卧听风吹雨,没有铁马,没有冰河,入梦来的,是一缕乡愁,一枕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