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的雨多在晚上。

已经沉闷了一个多星期了,每一天我仿佛都在蒸炉里面,经受着蒸汽的焖蒸。晚上下班的时候我跟同事说,已经好几天没有跑步了,不行今晚跑跑步。开滴滴的是个女司机,她跟我说,这个天气最好不要户外跑步,过度运动容易胸闷气短,万一中暑可就不太妙了。同事非常赞同,说前几天跑步,心率达到了190,看到心率曲线他后怕不已。我一想,确实是得考虑自己的人身安全,于是很惋惜的对同事说,我只好再歇上几天了。同事那天跑完步后,立马转型成为了刘耕宏男孩,每天跟着直播跳操,效果似乎也不错,而且在家开着空调,也不用担心中暑。

宜宾的夜晚还是很惬意的,不论开着窗还是关着窗,我晚上躺在床上,总能听到外面此起彼伏的蛙鸣。这总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起稼轩的“听取蛙声一片”。我觉得,大概也是因为天气闷热,青蛙也受不了,所以在闷热的夜晚,它们才叫的那么起劲。

已是深夜11点多了。我躲在被窝看手机,总觉得窗外有灯光映照着天空,不停地闪烁。我以为是霓虹,但是转念一想,小区后面就是山,已经是幽静所在,深更半夜哪里会有霓虹闪烁呢?莫不是闪电?

果不其然,没多久就听到了隆隆的雷声,确实是闪电。

随着雷声的到来,酝酿了一个多星期的雨,终于下下来了。于是,外面,风声,雨声,雷声,大人小孩,男人女人的呼喊声,乃至蛙声,交织成一片,让本已经安静的午夜重新热闹起来。

说来也是神奇,雨一下来,立马就不闷热了,整个房间的温度也降下来了,无需开着空调,也不觉得有多热。我于是就这样,伴着风雨声,沉沉睡去。

今早醒来,外面还在下雨,出行的人们,个个都撑着雨伞,而即便这样的雨天,清洁工人也还穿着雨衣,在清扫街道。这个雨哦,下了整一个晚上。宜宾的雨水还是很充沛的,要是我的家乡也能这么下雨就好了,长春湖的水就会一夜之间丰满起来,果园里面的苹果也会更加饱含水分。

同事很开心的跟我说,这个天气真好,凉快,如果是周末那该多好,刚好缩在被窝里一整天,还能开心的吃猪头肉。宜宾的猪头肉也很好吃,他们当地叫川卤,通常会卤一些猪头肉,护心肉,鸭卤,可惜就是很麻很辣。对于我们北方来的客人来说,这些香辣的卤菜与北方的口味迥然不同,北方的卤味多是五香酱香,虽有辣椒,但是辣椒只是点缀,而川卤味道则以麻辣鲜香为主,入口之后,各种香味随着麻辣在口腔中爆开,那种感觉,整个人的精神也随着麻辣鲜香瞬间燃炸,如果辣味儿再猛烈一些,整个人的精神甚至会恍惚起来,整个人都会麻掉。但是虽然川卤好吃的很,但是,吃的时候有多爽,上厕所的时候就有多痛苦。

虽然川卤好吃,但是我的肠胃最近似乎有些不够给力,所以也没有多吃。肠胃的不爽利,似乎也是跟最近闷热的天气有关,时不时的会拉肚子。前天那次拉肚子实在是拉的我心有余悸。那时我正在办公室专心工作,突然感觉腹中一阵绞痛,然后就肠道似乎蠕动的更快起来。我顿觉不妙,仔细感受一下,仿佛肠道中有一股气流在向下急行军。我不敢赌这股气流有没有裹挟其他东西,赶紧扯了一大截卫生纸,冲进了厕所。这么些年来,我总结了很多有用的经验,其中有一条就是,当你内急的时候,一定要强自镇定,不慌不忙,稳住精神,让整个人的精神缓和下来,不要着急也不要慌张。因为一旦着急忙慌得,肠道也紧张,一紧张蠕动得就更快,所以人就会更憋不住。这个有用得经验在很多关键得时候拯救了我,尤其在我离厕所还很远得时候。但是,也有例外,那就是腹内气压太强得时候。这一次就是这种情况。我明显感觉到了,我靠意志力已经无法控制形势了,所以就拼命冲进厕所。嗯,我脱裤子得时候,紧张得浑身颤抖,怕在这几秒之内有什么意外发生。等我蹲下,我顿时心中一定,此时得场面我已全盘掌控。这时我就鼓荡全身内力,向肠道运转。果然,“时来天地皆同力 运来万物皆同行”,就听噗得一声,整个人就通畅了起来,舒爽得我差点呻吟起来。我低头一开,原本洁白的蹲坑,以我的屁股为中心,呈溅射状,喷满了黄色的汤水。随着接连不断的噗噗声,蹲坑更加一篇狼藉。果然是肠胃虚弱,汤水中似乎还有一些未消化的残渣。等我擦完屁股站起来,整个人似乎都虚了。当然,窜稀这种事儿,擦屁股的时候肯定会浸透卫生纸,怎么都感觉擦不干净,整个人也脏了,只好晚上回去洗澡彻底清洗干净。

经过这场雨的清洗,顿觉天地澄澈,身心舒爽,希望肠胃也给力起来,我也能开心的吃猪头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