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刚到客户工厂,就感觉内急,于是赶紧扯了张纸去厕所。

客户工厂的厕所,一共有5个蹲坑,数量不少。我平时喜欢蹲中间那个坑,也就是第三个。不光是因为这个坑处于中间位置,位置比较尊贵。还因为蹲在这个坑,你可以想象,自己身边还有左右护法甚至四大天王,与你一起蹲坑,感觉上就非常不一般了。所以每次内急蹲厕所,如果这个坑没有被人提前占领,我基本都是蹲居中的这个坑。但是,最近几次蹲在这个坑的感觉不是很好,体验有一些差。怎么回事呢,就是冲厕所的那个按钮有点不爽利,甚至水箱盖都没对齐,按下能感觉到发力不均衡。时间都过去两个周了,都没有人来维修,我有些失落。

所以,最近几天,我退而求其次,开始蹲左手边的坑,这也相当于从厕所教主的位置退下来,当了左护法。这个坑也算是不错,水箱也没有坏,体验还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

所以,今天早上也不例外,我也是急匆匆的进入厕所,直奔左护法蹲位。一看隔间的门是绿色的,意味着里面没人,我比较满意,不错。

一拉开门,我都准备脱裤子了,一看那个坑,我愣住了。

只见蹲坑两侧外沿,一片黄色汤汁,成溅射状分布。但只限于蹲坑后侧,从蹲坑中间的位置往前,则相当干净。我脑海中瞬间就有画面了:一个同样内急的老哥,手里攥一把卫生纸,飞奔而来,拉开门就冲进了这个隔间。然后他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下裤子就往下蹲。大概是憋得有点久,腹中压力过大,屁股还没有落到最低点,黄汤就喷薄而出,四下飞射。老哥心中一紧张,又给肠道加了点压,于是喷射的更欢畅了。由于蹲坑不是马桶,所以溅射得蹲坑周围都是。但是因为他两条腿挡着,所以喷不到前面,只能在蹲坑后半侧放肆。

我心中一叹,哎呀,这老哥莫不是喷射得两条裤腿都是?这个班可怎么上哟?

这下我得左护法位置也保不住了,只能再往旁边挪一个格子,蹲在最边下的位置。

有这位老哥的前车之鉴,我决定喷射的时候,加以控制。不主动加压,让它自由发挥。果然,我低头一看,刚才喷射的威力就小了很多,全部在蹲坑内部,外面一点也没有。我洋洋得意,都在我掌控之中,非常不错。

就在此时,我听到不知哪个蹲位,传来喷射的声音,他喷射是明显加了压得,中间还带着气体。我心说这个老哥只顾一时爽,可别蹲完一看,整了一裤腿,左护法殷鉴不远啊。

就在这时,只听又有人进来,找了一个蹲坑蹲了下来。只听这位老哥蹲下后,似乎没有加压,然后黄汤落坑,仿佛携带了大量的混杂物,所以十分沉重,嗯,犹如黄河之水,携带泥沙,滔滔而下。这感觉,虽然不会溅射得到处都是,但是,可能会如同石子落水,水花,哦,不,屎花崩到屁股上啊……

哎,拉完了,赶紧走,别跟他们碰面,还有些许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