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随笔

文星 2022-07-28 PM 207℃ 0条

5月份的时候,宗科长有几个关于2020年工作时的问题问我。在问题问完之后,我们闲聊了几句。

他问我在哪里。

我说在四川。

然后我盛情邀请他来旅游,并表示,川妹子可水灵了。

宗科长表示,他对川妹子不感兴趣,他喜欢贵州妹子,说贵州的妹子让他念念不忘。

这让我相当好奇,不知道闷骚的宗科长什么时候去过贵州,又认识了什么贵州妹子,能让他如此回味。

于是我问他啥时候去的贵州,他说没去过,是大学的时候认识的。我让他讲讲他和贵州妹子之间的故事,他拒绝了。看样子贵州妹子应该是宗科长的朱砂痣,火辣滚烫的感情让他至今难以忘怀,说不定他那些睡不着的夜晚还会偶尔的梦见……

前几天,他又有问题问我。

他问我,最近在四川怎么样?有没有约到妹子?

于是我义正词严的回复他:我是有对象的人,不约妹子。

宗科长当场惊呆了,对这个答案,他有些猝不及防。

他说:what?你是面向对象编程吧?

我:??

他:真有对象?

我:我都要准备明年结婚了!

他:我艹...这有点突然,真的假的?

我:这还能骗人吗?

他:哪儿的人啊?

我:东阿的。

他:东阿阿胶?

我:是的,就是那个东阿。

他:呀,那你这是吃上东阿阿胶,告别童子身了呗?

我:请叫在下一夜七次郎。

他:……这么有用的吗?什么时候回来,给大家传授一下经验。

我:什么经验?一夜七次郎的经验吗?

他:对啊,我给你做了一波宣传,大家都很感兴趣。

我:……

然后他就给我发了个截图,我的微信备注,已经让他改成了一夜七次郎了。

我截图给代女士看。

代女士质疑我:你什么时候一夜七次了?

我:虽然没有七次,六次总是有的吧。我这虽然有些夸大,但是没有夸张。我可不像主编,连干三杯跟我吹连干六杯。

代女士嘿嘿嘿地笑。

然后代女士突然就开始要求起来,要多锻炼,养好身体,好回头找她交任务。并且批评我,去年还能一夜六次郎,今年怎么就不行了?

我唯唯诺诺,不敢顶撞。

代女士看我老实了,于是大人有大量,就说,今天就先放过你,等你出差回去再说。

我连连点头,表示懂了。

实则我内心还是相当淡定,等回去之后,还不一定谁不放过谁呢。

标签: 代女士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评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