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代女士的日常(七)

文星 星月 字数:1584 阅读:466 2023-03-18

昨天写完文章,交给代女士审阅。

代女士随手指出一个错误来,“2021年你写了2921年”。

我看了看确实是,手滑写错了时间。但是,我转念一想,万一真的到了2921年,还能在世界的某处,有人能看到我和代女士的故事呢?就仿佛现在我们看《浮生六记》一样,惊叹几百年前沈复和陈芸的爱情故事。此时我们看沈复和陈芸他们是浪漫的,但是几百年前的他们的生活也是那么的平凡,生活也时有窘迫的时候。艰苦时,陈芸也不得不“拔钗沽酒而不动声色”。正如我和代女士,生活平凡,时有艰难,而代女士不离不弃,我也倍感温馨和幸福。或许,我们平凡的故事几百年后也有后人沉迷,觉得我们平凡的生活是如此的浪漫。

说到《浮生六记》,我想起了去年国庆。代女士休假,千里迢迢从京城回到烟台。那天晚上,恰逢朋友聚餐。新房装修好之后,朋友们还从未登门吃饭,于是约在了代女士回来的那个晚上,在我家聚餐,顺便见一见代女士。

那晚我们喝的很尽兴。喝到酣畅淋漓的时候,大伙跟我说,代女士快到了,赶紧出去接一下。我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便直奔南门,等代女士下车。

网约车没一会就到了,我凑过去,就要抱着代女士亲一口。代女士躲闪到一边,不让亲。哟,这是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吗?我愈加兴奋,就要强行抱住亲。代女士说,人保安看着呢,干啥嘞。我悻悻松手,俩人一起回家。

到了家里,向在座的各位朋友介绍了一下代女士。代女士落落大方跟朋友们打招呼,这跟见我家人的时候的羞涩完全不一样。我拿了个凳子,让代女士坐在磊哥旁边。磊哥喝的不少,也是相当兴奋,拉住代女士不停的唠嗑。实际上他们是第二次见面了。第一次是代女士刚毕业的时候,送她去北京上班,主编约我一起吃饭,我带他们几个一起去找主编吃饭,当时我跟磊哥第一次见面,也是代女士和磊哥第一次见面。

聚餐继续。因为主编作为文人,有酒后读诗的雅趣,于是,我去书房拿了一本《海子诗集》给主编,让主编读诗。主编说,海子的表妹你知道吧?我认识。我说知道知道。我们就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吧。于是和主编一起声情并茂的朗诵《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读着读着,我想起来另外一本书,就是《浮生六记》。于是又去书房把《浮生六记》拿出来,选取了一个片段,给大家朗诵。

我说,古人其实也是极为浪漫的,我们现在用什么情侣头像情侣签名之类的,古人没有吗?古人也有。于是我向大家朗读了沈复和陈芸在我取轩中拜月老,并做了两枚印章,“愿生生世世为夫妇”,一枚阳刻,一枚阴刻,作为往来书信的签名用。我说这就是古人的浪漫。

后来,磊哥聚会的时候说,你太会了,代女士一来,你就朗诵些爱呀情呀的东西,人家没来的时候,让你给代女士备点菜,你都弄了些啥,弄了些花蛤,我要是代女士,看见这菜转头就走。

我嘿嘿一笑,不说话。现在想起来,我当时也就是脑海中有一道光,灵感来了,就去拿来了。尽管把文章读得稀碎,但是意义不一样。

那次聚会完之后,我和代女士在家吃了三天剩菜。这让代女士有点受伤,毕竟她并不爱吃海鲜,结果吃剩的海鲜最后吃的拉肚子。没办法,我只好炖鸡炖排骨给她补回来。

表面上我是一个爱做饭的男人,实际上,爱做饭的前提是有人喜欢你做的菜。比如说朋友来了,我下厨做一顿好吃的,再比如说,做给代女士吃。我一个人的时候,多是凑合一下,有啥吃啥。但是代女士回来那就不一样了,必须做她爱吃的,炒鸡啊,排骨啊,大虾啊,等等等等。原来我做大虾,都是随便炒炒,后来经常给代女士做,自己都厌倦了那种简单的做饭,慢慢开始进步,比如先用虾头炒出红油,然后再炒虾身。再后来,觉得这个也没挑战性了,学了一手开背虾。所以你看,爱情并不一定就是什么绊脚石,也会带来某些技能的提升。但是技能尽管提升,我发现代女士似乎还是对最开始我做给她那种最简单的娃娃菜炒大虾念念不忘。或许,那是她记忆中爱情的味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