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文星 2023-03-19 PM 657℃ 0条

昨天,公司开大会,开了整整一下午,从1点半开到了6点半。主导会议的领导还得了甲流,讲话没力气,说一会就浑身颤抖,就这样,他还坚持讲了2个小时。

好巧不巧,昨天约的磊哥和道哥撸串。磊哥下午四点就到了,自己带了2斤猪肉,一斤羊肉,早点来切肉串串。磊哥来的时候,带着他儿子赞赞。

我问赞赞,“今晚打算喝几杯?”

赞赞“2杯。”

我:??

我回头跟磊哥说,这确实是你儿子,才六七岁,小小年纪,吹牛皮这点深得你的真传。

磊哥来了之后,丝毫没有歇息,直接进了厨房,就开始切肉。切好之后,我用买来的烧烤料拌了拌,然后腌上,等道哥来了之后就可以串串了。趁空闲之余,磊哥看我家厨房乱七八糟,他的洁癖发作了,开始疯狂给我收拾,各种擦洗。一边收拾,一边还diss我,我本以为你是一个像我一样精致的男人,今天我发现我错了,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过的真糙……

我:……

行吧,我说不过你,你比我干净,你厉害。回头我看见赞赞在满地溜达,我就问他,你晚上打算吃几串烤串?

赞赞“30串!”

好家伙,能不能串出30串来还两说,他自己先撸30串,这牛吹的,比磊哥那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腌完肉,我继续开会。但是此时我的心思已经不在会议上了,一直在寻思领导啥时候结束。就在这时候,领导提到了去年公司的项目,竟然还表扬了一下我,说我在西安的项目上,孤零零一个人,把那个烂尾2年的项目搞定了。那个项目有多难,有多少问题,大家都知道,但是他一个人就搞定了。

话音刚落,娜娜和喆少就开始发消息。

娜娜说,快,表扬你了呢。

喆少则直接在群里开启了吹捧模式,直接艾特我,说,夸你呢,孤身一人,临危受命,挽大厦于既倒。好家伙,他还拽上词了,我有点想笑,这原句不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至将倾”嘛。但是这词语用在这里确实不太合适,也没有说的这么夸张,无非就是一个烂尾的项目没人接手,扔给我了,我去了之后,跟客户各种捣鼓,最后客户给签了上线报告罢了。

但是提到这个项目,真的是一把辛酸泪。去西安的时候,还没有解封,落地就被封控三天,解封之后去客户现场,每天必须做核酸,没做核酸不让进园区。后面一解封,结果直接被客户给传染了,阳了,这一病就是半个月,感觉丢了半条命。工作上那些都还好,这个项目苦在项目之外。

道哥来了之后,俩人开始串串。串完,我就打开电烤炉就开烤。不知道磊哥买的羊肉是羊的哪块部位,腌肉得时候我就发现都是纯瘦肉,再加上烤得有点老,吃到嘴里咬起来贼费劲。

除了烤串,我还拌了一个拍黄瓜,自己调了一个麻辣钉螺,去超市买了个藤椒猪脆肚,烤了几个大骨头,满满登登一桌子。我们三个坐在餐桌前,就开始边吃边喝起来。道哥磊哥之前从来没有吃过脆肚,我让他们猜一下这是哪个部位。

道哥:“看这个嚼劲,脆劲儿,应该是类似于心脏一样的东西。”

磊哥:“是不是猪蛋?还是猪腰?”

我说:“磊哥为什么会觉得是猪蛋?”

磊哥“我吃着有一股骚味。”

我对磊哥的品尝能力十分佩服。他俩追问这到底是啥,我说,你们觉得是啥就是啥,我就不告诉你们了。我怕说了你们都不吃了。

磊哥和道哥脸色都变了。

我看道哥筷子都不敢伸了,我说:“这是母猪的输卵管和子宫。”

道哥长舒一口气,道:“哦,做的挺好吃的。”

……

吃饭的时候,三个人开始边喝边侃大山。我说磊哥的儿子完美继承了他的基因,吹牛皮深得精髓。道哥哈哈一笑,说,在我们这个圈子里,磊哥还不是最能吹的。大家都知道,最能吹的其实是主任。

我:??你作为舅舅,你这么说好么?

道哥说,从小到大,主任那个能吹是出了名的……

喝了一会后,我发现,道哥喝了酒之后也挺能吹。磊哥是还没喝酒之前,各种嚣张,仿佛全天下的人都没他能喝,但是一到酒桌上磊哥秒怂。但是道哥似乎不一样,没喝之前挺低调,但是几杯酒下肚之后,道哥就开始意气风发,指点江山了。但是男人嘛,不都这样,喝酒之前我是中国的,喝完酒中国都是我的。

旁边赞赞就贼无聊,开始折腾磊哥。这个喊着要吃30串的小伙,不知道吃了有没有3串,反正酒是一杯没喝。他从盖碗里面拿出茶叶来,塞到磊哥的酒杯里,给磊哥加点料。刚塞了一小撮的时候,我还很兴奋,督促磊哥赶紧喝点加料的。没想到赞赞看我们没啥反应,直接把盖碗里面的茶叶全塞到磊哥酒杯里面了,这下就没法喝了啊。不过他这一顿操作,我和道哥是看得一脸懵,这孩子从小就坑爹,不知道是不是主任教的,毕竟主任是他干爹,而且整个游戏名还叫坑你爹……

喝到晚上10点,道哥和磊哥兴尽而归。

标签: 地瓜, 道哥, 磊哥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评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