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文星 暗香 字数:1061 阅读:1181 2023-03-20

前几天,我去楼下,看到我晒被子那个小广场旁边种的杏树,点点花骨朵鼓起来了,花苞鼓鼓,十分饱满,顿时觉得一股春意来了。于是拍了一张照片记录一下。

昨天我下楼,习惯的往那个小广场瞅了一眼,嘿,花儿绽放开来了。杏花朵朵,一树的雪白缀着星星点点的粉,特别的好看。嗯,没错了,这就是春天的气息。

我顿时想起了老家门口的那棵杏树。

在老家的老房子的门口,有一颗杏树。那棵杏树的位置实在是太完美了,就在一出院门的路边。树是什么时候种下的,我已记不清了,印象中我小时候就有这棵杏树了,但是十几二十年从来没有关注过它。工作后自己天南海北的跑,每年回家就那么几天,从来没有记起过在老房子的门口,还有那么一棵杏树。如果说什么时候觉得这棵杏树比较重要,那就是每年春节贴对联的时候。每次贴对联都要贴一个“出门见喜”,意思是我们一出门,看到的就是喜气。在村子里,一般情况下都是贴在前面邻居家的后墙上,但是老屋的前面就是路,最近的房子也隔着几十米,没有地方贴,视野之内,唯一可以贴的地方,就是这棵杏树的树干了。这个时候,你才会突然意识到,哟,这里有一颗树,贴对联刚好。而关于这棵树的其他的一切,我似乎都没有关心过。直到某一年自己觉得在外奔波实在是太累了,就结束了北京的工作,回到村里,做人生一个短暂的歇息。那年的春天,我重新认识到了这棵杏树。

这棵杏树除了位置好之外,形态也好。它伸出一根枝桠来,探在路上。这根枝桠也不是横着长的,是斜向上,所以也不用担心走路会碰到头。但是正是有了这个枝桠,你才不会绝对的忽视它。那年春天,杏花开放。某一个下午,我走到门口,被那一树的繁花给惊呆了。杏花开放的时候,杏树其实还没有长叶子,所以一眼望去一树的雪白,微风拂过,花瓣颤动,霎时间你也会心动。这个时候,就突然觉得,之前李白形容的“黄四娘家花满溪,千朵万朵压枝低”实在是形象。我看那一簇簇的杏花,是一簇压一簇,花儿开放的是那么热烈,热闹。于是在那个安静的午后,我在那个安静的小村庄,仿佛看到了一个喧闹的春天。

后来我兴致勃勃,又回家拿了相机,对着这棵杏树一顿拍摄,拍完后,给它建立了一个相册,叫“一树杏花一树春”。

现在春天又来了,明天就是春分,楼下的杏花开的热烈,虽然看上去现在花儿还没有一簇压一簇的热闹,但是楼下的杏树还是不少,看上去也是满眼的繁花。按照花期,它还会热烈十几天的时间,然后可能在清明前后,某一个的春风或是春雨的夜晚,就那么“零落成泥碾做尘,只有香如故”了。

时间一天一天过,一个春天走了,又一个春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