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行

文星 羁旅 字数:2478 阅读:979 2023-03-24

周三,由于工作上的安排,我需要去一趟青岛,去海尔支持几天工作。大清早起床,简单吃了个早饭,就出门了。打车到南站,感觉被司机给黑了一把,平时有券最便宜的时候还不到50,我去青岛的高铁票才58,他竟然能莫名其妙跑出来90多块钱,这个司机是真的黑。一边愤愤不平一边上了火车。

一个小时,到达青岛北站。坐上三号线,到地铁大厦出站,九点出头,我已经出现在了海尔科创园区门口。按客户的指引,轻松找到他所在的大楼,上了12楼,与客户沟通下,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中午12点,海尔开餐了。跟我联系的陈经理说,走,带你去吃食堂。我还有些不好意思,说,不行我出去吃吧。他说,没事,你大老远来一趟,刷我的饭卡。我听他这么一说,行吧,就跟你尝一下海尔的员工餐厅。

到了3楼,一进餐厅,嚯,那可真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啊。排队的绕着那些餐桌的空隙,根本是找不到队尾在什么地方。我紧跟着陈经理,排了一个点菜的队伍。头一个菜就挺震惊的,貌似是烤鱼,没好意思点;第二个菜也不错,红烧肉,也没好意思点。菜确实硬,后面点了一个土豆炖鸡块,点了一个蒜苔炒肉,还点了一个炒黄瓜。拿了俩馒头,好不容易找了个座位,坐下来开始吃。

我边吃边观望。海尔的员工挺多的,关键是美女也不少。坐在旁边的几位乍一看都挺漂亮。嗯,看样子在海尔上班,还是挺快乐的。我边吃边偷偷打量,实际上多打量几眼,就会发现,这边的女孩要说多漂亮也没有特别漂亮,不可能每个都跟模特似的。无非是她们每天出门前精心打扮了一下,整个人看上去就很精致,给人的第一印象就非常舒服。

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打开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群,默默的发了一条消息:“海尔的漂亮妹子真多,眼睛都忙不过来了。”

涛哥看见了,联系我:“在青岛了?”

我回复“对对对,涛哥。”

涛哥:“减肥攻坚期,哪天中午有空出来坐坐?晚上就不喝酒了。”

我这趟过来就两天的时间,时间紧任务重,也抽不出时间来跟涛哥叙旧,说道“我明天晚上回烟台,这次来就呆两天。”

涛哥:“不是说呆一个周吗?那明天中午?”

我:“月底还来,等月底吧。”

涛哥:“行。”

这时候代女士找我,问我吃饭没。我说,刚吃完,跟客户一起吃的食堂。园区挺大,人也多,中午吃饭的那个食堂真是人山人海,所以,好看的妹子也不少。

代女士:“那多看几眼,养养眼。”

我一听,哎哟,代女士肯定有点吃醋,嘿嘿嘿。代女士问我晚上怎么办,我说如果下班早说不定可以回烟台,明早再来。

代女士:“不看妹子了?”

我说:“哎,吃饭的时候看两眼就行了。饭菜味道做的有点淡,看美女能下饭。”

代女士:“多看两眼,多看两眼能多写几篇文章。”

我说:“是有点感触啊,刚才吃饭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那几个妹子,啃骨头,就一小块骨头,我一口就能吃掉的那种,她们得拿一个汤匙盛着,然后用筷子夹着,小口在那啃,一块骨头啃半天,把我在那看得急得啊,她们太矫情了”

代女士:“你别看她们在食堂这样吃,回家就抱着盆吃饭了,我就这样。”

我:“你啥时候在外面还小口吃?吃的不是挺畅快的吗?”我脑海中就浮现出来跟代女士在北京的时候去吃小笼包,好家伙她一个人能吃两屉。

代女士说:“跟你不熟的时候,后来这不被你带的,就放开了。”

我:……

现场支持的工作,实际上就是客户有什么不懂得都来咨询你,你需要给客户相对应得解决方案。所以,工作内容很繁杂,时间也过的很快。转眼到了昨天下午,终于抽出了点空闲时间,想起涛哥来了,记得前一段时间主任过来的时候,去得五四广场,还跟涛哥好好玩了玩。我看五四广场离我并不远,于是问涛哥:“你是住在李沧区?”

涛哥说是。

我说,那离得似乎不远啊,海尔貌似就在李沧边下。

涛哥说确实不是很远。

我说这地方感觉有点偏。

涛哥理解:这地方偏,没啥好玩得。于是回复我:“去市南嗨皮。”

我一听,什么情况,难道涛哥在市南区有秘密基地?很是激动,连忙问:“市南有会所吗?”

涛哥:“市南网吧机器好。”

我惊呆了。你一个设计院的院长,说带我去市南嗨皮,竟然是去网吧?还机器好?真是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涛哥还不忘鄙视一下我:“你这个思想真的是,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我说“对啊,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了,网吧不太敢去啊,万一遇上通宵的小姑娘勾搭我怎么办?”毕竟我这一身得成熟男人的气质,也能迷死万千少女。

我一想,万一我这么说,涛哥不带我出去玩了怎么办?不能把所有的路都封死,得给涛哥一个带我出去玩得理由。于是隐晦地提醒涛哥:“虽然网吧去不了,但是洗浴没问题,我对象有点洁癖,爱干净,受不了我每天脏兮兮得。”

涛哥:“…………………………小心去了噶腰子。”

我呵呵一笑,你这是拿缅北吓唬我呢。

5点出门,6点上火车,7点半到烟台南,8点多点,到家了。两天的奔波觉得有些累,但是却没多少睡意。晚上代女士上夜班,11点多了,我偷偷跟她开视频,看她在那边忙的,又累又困,说不定还很饿。

于是我问她:“带吃的了吗?”

她秀了秀她手里的丑橘,我说行,有吃的就行。

“你明早吃啥?”

代女士:“吃馅儿饼。”

“吃几个?”

代女士想了想,没好意思说,用手比划了一下,三个。

其实三个不多。

今天早上,代女士下班,回来真买了三个馅儿饼。吃饭的时候跟我视频。一会儿馅儿饼就吃完了。

我问:“吃饱了没有?”

代女士:“没有,感觉还能吃三个。”

我:“那你为啥不多买几个?”

代女士:“不好意思。”好家伙,这是怕老板说她一个小姑娘,买6个馅儿饼,被人嫌弃能吃。

我给她出主意:“你就边买的时候,边嘟囔几句,就说,哎呀,一下买了一天的量,人家就不笑话你了。”

代女士嘿嘿嘿一笑,说不行,还是害羞。

看样子,就得等回烟台,我才能喂饱她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