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48篇;字数:57.97 万

初六
早上还未醒来,母亲跟我说,外面下雪了。拉开窗帘我向外望去,前面的青瓦依然是青瓦,我便跟母亲说,撒谎。然后倒头躺下,继续迷糊。然后我就听到了院子里母亲唰唰扫院子的声音。我重新坐起来,哟,还真是下雪了。其实昨天就有征兆了。白天的时候,细雨迷蒙,
年三十的午饭
今天是庚子年的最后一天,大年三十。上午我就和母亲忙开了。母亲昨天晚上就打算好了三十的午饭。把东西从冰箱拿了出来。吃完早饭,看到食材都已解冻,就开始为午饭忙开了。我问母亲,我能帮忙做点啥,母亲说等着做鱼和排,趁闲把茶杯刷一下。我把盒子里、桌子
游湖记
庚子年腊月廿九,栾主编携美眷曌老师游赏长春湖,途经寒舍,邀我同行,欣然赴约。 腊月廿九,中午,十一点。我想起来昨晚从冰箱拿出来一只鸡,早上与母亲说好今天中午的菜由我来做,毕竟我做炒鸡在朋友圈已是闻名遐迩,发明的解氏炒鸡助同事拿下了老丈人。于
背心
早上出门去院子里上厕所,扭头关门的时候,无意间发现门边倒扣着一口搪瓷大水缸,水缸的底朝上,上面放着一个紫色条纹的背心。呀,这件背心,是这件背心呀。瞬间想起来诸多往事。这件背心是我在北京的时候买的。2011年,我从西安出差回到北京,曾在菊园公
回家
赶在腊月二十七日晚回到村里。车还在路上,走到北面长春湖坝基上时,我就提前打电话跟母亲说快到家了,母亲说好呀。我满以为等我下车,母亲定然在路口等我,下了车发现没有。那我想,肯定在门口等我了,走到门口发现也没有。一进门,发现母亲在家里忙的团团转
晨记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清晨起床写点东西了。今早醒的特别早,醒时外面天还没有亮,暗沉沉的。醒了只觉得四下静寂,世界仿佛只剩下自己,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孤独却又满足,清醒仿佛梦境。过了小年,年味渐浓。不光白天有稚童玩擦炮,到了晚上,总有不知从哪
小年夜
今天是农历小年。早上起床,煮了一盘速冻水饺,科迪的,很实惠的饺子,4.9一袋,数量不少,感觉有20多个。我也不知道科迪是怎么能做到这么低的成本的,包装袋上写的是助农产品,我就信了。到了晚上,毕竟小年夜,还是要吃饺子。于是又煮了一袋水饺,这次
冬夜闲话
2021年的第一场雪将整个烟台变成了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世界。太祖的《沁园春·雪》中,这样描写北方的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
写在20年尾
今天2020年12月31日,2020年的最后一天,嗯,今天是2020年的尾巴梢儿。2020年对我而言是不平凡的一年,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一年,往后余生都会时刻回忆的一年。年初的时候,疫情在家不能出门,和父母在一起度过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个春节假
12月29日,烟台大雪。早上刚醒,就听到窗外呼啸的寒风,顿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在这样天气了,最好就像青蛙冬眠一样,瑟缩在被窝里,拉上窗帘,开着晕黄的台灯,捧一本自己喜欢的书,静静的读上一整天。然而,现实就是,作为一个普通打工人,我们还得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