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28篇;字数:54.53 万

夜醉
其实我有些醉了。窗外雨声不绝。晚上,我是和主编一起撑着伞从饭馆走回来的。路上连绵的雨滴落在伞上,留下了抑扬顿挫的音律。回到家中,雨未停,声未绝,依然抑扬顿挫。所以这算是一首未唱完的歌曲吗?曲中人不见,江上数峰青的景象在这里是没有的。此时我放
帝都往事
春雨秋风的路上,我忘了你种的花都说美丽终要凋谢我仍爱这只有风摇曳的年华这是当年我和主编在798艺术社区闲逛的时候,在一个地下室的墙壁上发现的一首小诗。被人用黑色的画笔,歪歪扭扭的写在那堵破墙上。我对这首小诗当真是一见如故,非常喜欢。后来一查
意外
傍晚下班,和林总一起逛市场。早上林总就说晚上想喝羹汤,以羹汤泡面鱼吃,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吃过了,十分想吃。这怎么能难到我呢?晚上下班的时候,提前问了一下老妈,羹汤大约的步骤,然后在回去的路上,我都在想着自己如何“素手调羹汤”,那是相当的有
清晨小事
今天早上,和林总一起出门上班,两个人开心的去取车。因为春节期间的新冠肺炎的影响,林总开车上下班,我每天也开心的蹭车。小区里面停车收费,所以他把车停在了东门外。东门外马路对面,有一片空地,每天晚上这里都会有夜市。夜市的外围是可以停车的,所以林
随笔
一眨眼已经是三月中旬了。今年的这个春节,让新冠肺炎给闹得,仿佛格外的长。感觉刚过完年,今年已经没了四分之一了,再一眨眼,就是清明了,过了清明没几天就是五一了。面对逝去的时光,我现在也有点手足无措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排接下来的生活。还好我还
克烈
克烈不是英雄,克烈是我的猫。年前回家过年的时候,我把克烈寄养在苏栋家里。在送它去苏栋家的路上,它十分紧张害怕,发出高亢而恐惧的叫声,那时候它叫的,根本不像猫,而像狗。可以想象的到它当时是多么无助。送到苏栋那里后,比较幸运的是,那里还有一只狮
春雪
已经下了两天两夜的雪。从去年冬天到现在就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雪。前几天的时候气温已经回升到0度以上了,春节刚回来的时候,我在桌前玩电脑都冻手冻脚,到了前几天已经有所好转,不觉得有多冷了。下雪前一天,甚至感觉到有一种暖春的意思了。然而,没想到的
假期
任谁也没有想到,20年代的第一个春节,过的竟然是如此的平静,也是如此的不平静。说不平静,是因为一个恐怖的病毒在中国的上空盘旋,这就是源自于武汉,短时间内扩散到全国新型冠状病毒。这个病毒传播速度有多快,连钟南山院士都感慨他自己都被惊到了。这个
20年代
一转眼,已经进入了21世纪20年代,突然有点猝不及防的感觉。大概是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应该是还没有做好准备,年龄一年比一年大,而自己还依然停留在10年前,觉得自己还是很年轻的,这种心态,确实很奇怪,是不够成熟吗?大概是吧。仔细一回味,这三十
我的猫
从养了这个小家伙之后,我就想写一篇关于它的文章了,一直没有动笔。我是在闲鱼上看见它的,主人说是她家的美短和狸花猫的串串,我看它着实有些可爱,就买下了它。确实不贵,100元,平民价,比那些动辄一千多块钱的品种猫便宜多了,基本上算是忽略不计。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