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74篇;字数:63.85 万

我与代女士的日常(三)
4号是七夕。以往我每年的2.14,我都会写一篇《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七夕的时候,也会写一篇《没有情人的七夕节》。现如今有了代女士,这几篇题材就不需要再写了。我与代女士相识在2015年冬天,彼时她还没有毕业,是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那时候她参加
我与代女士的日常(二)
代女士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士。举个例子,她每天都会换内衣,换下来的直接就手洗出来,然后晾好。我对此赞叹不已,夸她是个勤劳的小媳妇。每次夸她的时候她就嘿嘿笑。我有几条冰丝内裤,这种内裤屁股上都是冰丝网眼,非常透气。拿在手里透光一看,会发现若隐若现
随笔
5月份的时候,宗科长有几个关于2020年工作时的问题问我。在问题问完之后,我们闲聊了几句。他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四川。然后我盛情邀请他来旅游,并表示,川妹子可水灵了。宗科长表示,他对川妹子不感兴趣,他喜欢贵州妹子,说贵州的妹子让他念念不忘。这
我与代女士的日常(一)
结束了三亚休假的代女士,终于回到了北京。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后,代女士精力充沛,在周一的早上,起了个大早。然后上秤。上完秤,给我发消息:涨了4斤!嚯!怪不得精力充沛,起这么早。我很欣慰,安慰她说,非常棒,没有白去三亚一趟,起码吃的很好。代女士
随笔
这个周的宜宾天气还算是比较凉爽的,今天还有雨,体感温度相当合适,看了一眼气温,最高才26度,不错不错。孙总来了好几天了,作为刘耕宏男孩,孙总每晚光跳操不吃饭,相当不容易。听说今晚没有课,早早约我今晚去吃自助小火锅。嗯,争取让他今晚一顿火锅,
随笔
感觉很久没有写东西了,但是刚才看了眼上一篇文章是4号写的,扒拉手指头一数,也只过了一个星期而已。但是时间却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了。时间是一个玄妙的东西,玄妙到你无法把控到它的流逝,逝去的快慢,甚至有时你都会怀疑它是否存在。所以,人类还是聪明的
蹲厕所小记
今天早上刚到客户工厂,就感觉内急,于是赶紧扯了张纸去厕所。客户工厂的厕所,一共有5个蹲坑,数量不少。我平时喜欢蹲中间那个坑,也就是第三个。不光是因为这个坑处于中间位置,位置比较尊贵。还因为蹲在这个坑,你可以想象,自己身边还有左右护法甚至四大
蜀南小记
宜宾的雨多在晚上。已经沉闷了一个多星期了,每一天我仿佛都在蒸炉里面,经受着蒸汽的焖蒸。晚上下班的时候我跟同事说,已经好几天没有跑步了,不行今晚跑跑步。开滴滴的是个女司机,她跟我说,这个天气最好不要户外跑步,过度运动容易胸闷气短,万一中暑可就
一缕幽香
早就听说川妹子水灵,肌肤吹弹可破,用手一捏,似乎都能捏出水来。我是不信的,尽管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但是能有这么水灵,一定是夸张的手法。直到我这次来四川出差。出差目的地是宜宾,万里长江第一市。宜宾位于蜀南,尽管都在四川盆地,但是气候和成都还不一
巴山夜雨(二)
凌晨时分,我被风雨惊醒。没有前几天下雨时的缠绵悱恻,今晚的雨来的有些急。呼啸的风挟带着雨突然光顾了这里。雨点打在遮雨棚上,宛如鼓点在敲击。我醒来,听着窗外的雨。有风,风很大。仿佛从小区的西南口刮进来,打着旋,在小区的广场上巡逻。也可能是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