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56篇;字数:60.31 万

绝胜万岁山,烟波什刹海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记4月17日,与栾主编同游景山公园,什刹海。 多年以后,当栾主编坐在大会堂参加两会的时候,他一定会回想起来多年前的那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他与友人在中南海门口被保安盘问的情景……同样的,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在
北国春光
北京人说:“春脖子短。”南方来的人觉着这个“脖子”有名无实,冬天刚过去,夏天就来到眼前了。最激烈的意见是:“哪里会有什么春天,只见起风、起风,成天刮土、刮土,眼睛也睁不开,桌子一天擦一百遍……”其实,意见里说的景象,不冬不夏,还得承认是春天
帝都往事
春雨秋风的路上,我忘了你种的花都说美丽终要凋谢我仍爱这只有风摇曳的年华这是当年我和主编在798艺术社区闲逛的时候,在一个地下室的墙壁上发现的一首小诗。被人用黑色的画笔,歪歪扭扭的写在那堵破墙上。我对这首小诗当真是一见如故,非常喜欢。后来一查
京华烟云(九)
我从西安回到北京的时候,随身带回来两瓶酒,一瓶太白,一瓶西凤。说到了酒,脑海里面满是故事。犹记得当年在西安的时候,和晓鹏、飞翔两个人,周末晚上,出去搞点小菜,然后带回酒店,三个人买一瓶太白,用小茶杯当酒盅,一杯一杯的喝。吃一口小菜,然后几个
京华烟云(八)
现在回想起来,我那些年真的是纯洁的如同一张白纸。表面上装的很流氓,实际上真的很单纯。我在2505住的时候,主卧一个女博士租的。这个主卧超级大,放一张2m×2m的床,放一个茶几,一套沙发,还有梳妆台,外面还有一个大阳台,还自带卫生间,总之,这
京华烟云(七)
2011年9月,我从史各庄搬到了清河新城。清河新城的房子很大,有150多平,中介很坑,把房子隔了好多房间往外出租。当然,如果不隔出来那么多房间,我们也租不起。我当时住在2号楼2单元2505,我和老田租了一个次卧。我们隔壁,是小米,一个张家口
京华烟云(六)
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我把手提袋递给她。谢谢。她收下了。没事,也是纪念咱们的相识。我回答她。心中很开心她能收下。2012年春,我在虎坊桥附近的国家电网经济技术研究院工作。那天我打开空间,发现她重回单身。我感觉我的机会来了。我又想起来我在人群
京华烟云(五)
2011年8月,我从史各庄搬到了清河新城,在这里住了接近一年的时间。不管怎么说,我在清河新城的这段生活,都是我在北京无法绕过去的一段故事。故事的开始,就是从老田和我同居开始。老田也是我在北京生活中无法绕过去的一个人。当年公司分配项目出差地址
京华烟云(四)
2011年5月,我坐着叮叮当当的火车,离开了西安,返回了北京,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为此我曾羡慕过飞翔,后来他带着他的女朋友,故地重游,去西安回忆了一下我们曾经的青葱岁月。回到北京一周后,我调到位于清河小营桥东的中国电科院,去那里继续工
京华烟云(三)
前几天晚上,和小姜聊起北京的生活,感慨万千。小姜有个笔记本,把自己出行的船票车票飞机票,都贴在上面,跟我说,多年之后,这就是自己的回忆。我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事。后来我就想起我在北京的生活。我在北京的生活大体分两段,工作前,工作后。工作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