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28篇;字数:54.57 万

我和主任的一夜
望着我身边的这个男人,我笑了。我和主任有多久没在一张床上睡觉了?呀,这得有年头了。在北京的那些年,我在海淀住,主任住六里桥,我在朝阳住,主任住六里桥,我去东北出差了,主任住六里桥。从六里桥南搬到北,又从北搬到南,他愣是没离开过六里桥。我问他
林总小记
和林总同居一年多了,但是认识得有2年了。大约两年前,某一天,林总去当时我所在的单位面试,我第一次见到了林总,当时林总身穿一件皱巴巴的西装,一看就是现从箱底搜罗出来的,好多年没穿了。略一打量,就觉得这个中年男人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怎么说呢,因为
地瓜
标题是地瓜,然而讲的并不是红薯。是一个人。故人,同学,朋友。地瓜是绰号,至于为什么叫地瓜,怎么来的,什么时候开始叫的,这个不清楚,我没有深究。只知道,高中一个班的时候,大家就叫他地瓜了。说实话,在高中的时候,我对地瓜印象不太好。怎么个不太好
雪琳和涛子
昨天给雪琳打了个电话。打电话之前,我微信给涛子发消息,我们热烈的讨论了一下大龄剩男剩女的关于催婚的问题,彼此交换了一些看法和感受。我说,家里人催的狠,你要有认识的没结婚的姑娘,推荐一下。涛子:我推荐我。我:雪琳结婚了没?涛子:没有。我: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