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48篇;字数:57.97 万

背心
早上出门去院子里上厕所,扭头关门的时候,无意间发现门边倒扣着一口搪瓷大水缸,水缸的底朝上,上面放着一个紫色条纹的背心。呀,这件背心,是这件背心呀。瞬间想起来诸多往事。这件背心是我在北京的时候买的。2011年,我从西安出差回到北京,曾在菊园公
小年夜
今天是农历小年。早上起床,煮了一盘速冻水饺,科迪的,很实惠的饺子,4.9一袋,数量不少,感觉有20多个。我也不知道科迪是怎么能做到这么低的成本的,包装袋上写的是助农产品,我就信了。到了晚上,毕竟小年夜,还是要吃饺子。于是又煮了一袋水饺,这次
旧作-能饮一杯无
好久好久没写点东西了,说说不算,上次写日志都不记得什么时候了。只记得某年下雪的时候写过一回,哈哈,过去好久了。又是一年冬天。每当这时候,栾老师肯定又在京城六里桥路边,盯着电线杆上的包小姐广告,发短信问人家,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前几天看他
旧作-游荡在北大荒
别了九三,踏上新的旅途。到手的一张价值11块5的车票,让我稀罕不已。窗外阳光真好,明媚得很。看见阳光下的雪原,会不自禁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人如果不来一次北大荒,看一下北荒的雪原,终究不知道什么叫粗犷空旷的美丽。 回想20天前
旧作-不见春暖,未逢花开
在我刚下飞机的那一刻,我看见闪烁灯光下,北京飘洒着的冷雨。我没有带伞。在黑龙江,这时候下得还是雪,一个星期一场雪,每一个周末我从一座城市离开,风雪为我送行,抵达另一座城市,风雪为我接风。我回到了北京。冰冷的春雨为我接风。阳阳在东直门接我。半
旧作-杂记
今天终于搬家啦,我们的心情是那么的兴奋。当我们从那狭小的公寓里搬出来到这宽敞的几乎是别墅级别的小区,我几乎感觉天仿佛更加的宽广,世界仿佛更加的美好。刚进这小区时,我们明显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这是我们看到的招租的广告吗?这不是别墅群吗?别墅有这
旧作-夏至日
2012年06月21日。已经深夜了,依然热得我无法入睡。后天才是端午,已经有远方的好友表达对我生日的祝福了。虽然有点早,但是依然很开心。想着这么烦闷的晚上,既然睡不着,就随便写点东西吧。刚看完我哥写的几篇日志。自以为理解能力超强,却完全迷失
旧作-写给自己的墓志铭
好吧,依旧以一个烂俗的开始开始。这是一个寂寞的夜晚,窗外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一辆汽车疾驰而过。房间里,我一个人孤独的坐在电脑前,没有飘香的热茶,没有香浓的咖啡,就这么坐着,瞎想着。很久没写过东西了。某天看子午书简。说,人们在清明节那天为自
旧作-纯洁帝改资料
……一个极度尴尬的开头……话说,纯洁帝有个爱好,走到一个地方,将资料改为当地。入乡随俗嘛,容易增加人脉。在西安呆了10个月,即将返回向往的京城,于是,将资料改回了北京海淀。话说,悲剧就是这么发生的。事情发生在4月22日中午。当我移动鼠标,将
旧作-无题
此时,只有我一个人,坐在黑暗里,静静的想一些纷繁复杂的事。­有水雾,水雾升腾。模糊中仿佛看到一个影子在暗夜里舞动。­有烟尘,烟尘旋转,飘动的是一颗孤寂的心灵。­我在黑暗中追寻着,追寻属于我的黑暗。我说,来吧,让我在在黑暗中感受淹没的快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