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56篇;字数:60.31 万

请客
前几天帮同事打卡,同事对我非常感激,说要请我吃饭。于是经过我谨慎思考,我决定今天中午让她兑现一下自己的承诺,让她请我吃馄饨。馄饨这种食物跟饺子有点像,唯一的区别是包饺子的皮是圆的,包馄饨的是方的。当然请吃啥不重要,哪怕请吃几个馒头。重要的是
怒,即“心上有奴”,说的是人被心所支配,被心所奴役,被心所驱使,所以人就会“怒”。说白了,怒,就是生气,发火。怒是一种情绪。人的情绪是很复杂的,怒就是其中的一种,但是每一种情绪之间的界限没有那么清晰,所以往往会互相转化。尤其当有心事的时候,
喜,是一种心情,表示高兴,表示开心。当一个人高兴的时候,通常都会表现在表情上。比如说,喜笑颜开。一个人喜悦,高兴,相对应的,他就会笑。所以,笑总是伴随喜而生的。当然,事无绝对,也有怒极反笑的说法。当一个人怒到极致,也会笑。与喜不分彼此的,当
穷是什么?这个问题闻起来很无聊,正常人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穷就是没钱。梁实秋说,人生下来就是穷的,赤条条的来。这句话听上去很有道理,但其实仔细一咂摸,没什么道理。别说你生下来是穷的,还没出生的时候,富翁家的孩子就注定了要继承万贯家财。等到生
年龄
人类社会繁衍至今,诞生了很多有意思的概念,年龄就是其中一个,是人类用来论资排辈的标准之一。在人类社会,等级序列是十分森严的,这种情况在官场上体现的尤为明显。而这些序列的评判标准之一,就是年龄。尤其是在提拔的时候,领导掐指一算,哎呀,老王在这
老年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总是感慨时间走的真是快,仿佛昨日还是翩翩少年,今天就成了耄耋老人,隔日如隔世,恍惚不知身在何处。连孔子站在江边,都感慨时间就如同奔流不息的江水昼夜不停的流逝,何况我们常人呢?多老算是老
而立
钟表上的时针是在慢慢的移动着的,移动的如此之慢,使你几乎不感觉到它的移动,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一年,总有一天会蓦然一惊,已经到了中年,到这时候大概有两件事使你不能不注意。讣闻不断的来,有些性急的朋友已经先走一步,很煞风景,同时又会忽然
乱评
前一阵子买了几本书,都是现代当代散文。其中有一本梁实秋的《雅舍小品》,正在品读。梁实秋作为中国现当代著名的文学批评家,其犀利的笔触在他的散文中体现的淋漓尽致。比如《雅舍小品》中的《女人》《男人》《孩子》等,笔法幽默,角度刁钻,语言犀利,写的
熊孩子
如今社会,如果讨论一个家庭的核心是什么,那么所有人的答案一定惊人的一致,那就是孩子。没有孩子的时候,夫妻两人过着二人世界,蜜里调油过得有滋有味十分美好。一旦有了孩子,生活就变得糟糕起来。妻子天天照顾孩子,告别的精致的生活,每天在家做的事就是
嘿,男人
梁实秋说男人给世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脏。这个,还是有失偏颇的。这种脏的的印象,我认为是分年代的。他的那个年代,兵荒马乱,生存不易,能活着就谢天谢地了,哪儿还有心思捯饬自己?会收拾自己的,基本上都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吧。现在这个年代,男人都很注意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