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56篇;字数:60.31 万

长安旧梦(四)
我至今记得地瓜跟我说的一句话。这是去他住的地方拜访他的时候跟我说的。我当时问他,你兜兜转转,搬了好几次家了,为什么就一直没有搬出六里桥?地瓜嘿嘿一笑,为什么要搬走?六里桥多好。我问,六里桥有什么好的?地瓜笑着说,那是你没在六里桥住过,不懂六
旧作-旅居西安之城市印象
旅居西安快一年了,即将离别之际,我觉得我该有一篇文章表达一下对西安的感情。好吧,我想说,这开头真难写,我不知道我对西安是个啥感情,删掉重写了N遍。好吧,那咱就用平淡的陈述的语气描述一下西安城。怎么说呢,西安挺大,但是我去过得地方挺小,基本上
双城记
时之圣者也,时之凶者也。此亦蒙昧世,此亦智慧世。此亦光明时节,此亦黯淡时节。此亦笃信之年,此亦大惑之年。此亦多丽之阳春,此亦绝念之穷冬。人或万物具备,人或一事无成。我辈其青云直上,我辈其黄泉永坠。 -狄更斯《双城记》在中国,没有那座城市,有
林总小记
和林总同居一年多了,但是认识得有2年了。大约两年前,某一天,林总去当时我所在的单位面试,我第一次见到了林总,当时林总身穿一件皱巴巴的西装,一看就是现从箱底搜罗出来的,好多年没穿了。略一打量,就觉得这个中年男人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怎么说呢,因为
龙抬头
农历二月二,龙抬头。不知是不是我们当地的习俗,我们这边正月里不能理发,说是正月剃头,死舅舅。而二月二这一天,称之为龙抬头日,所以这一天就成了大家集体剪头发的日子。早上醒来,感觉天阴沉的,没有阳光从窗帘缝隙中穿过来。拉开窗帘一看,外面淅淅沥沥
长安旧梦(三)
已经深夜了,也有些困了,却是睡不着,只好拿起手机,再写点东西。现在感觉写字有点成习惯了,每天早上醒来,想想今天那段时间有空可以写点,晚上睡觉前,想想今天的文章写了吗?没写再赶紧写写。都说当你开始不停的回忆往事的时候,就表明一件事,你已经老了
长安旧梦(二)
一生太短,一瞬好长。 ——《无问》 毛不易在我没有踏入西安古城之前,我对西安是充满了无限的向往,脑海中描摹出一幅幅的盛唐画卷,美不胜收。出了西安火车站,进了西安城,才知道一切都只是幻想。2010年7月中旬,我坐火车从北
长安旧梦(一)
2010年7月中旬,我从北京到郑州,然后从郑州坐了2个小时的高铁,抵达了西安。百度百科云,西安古称长安,自古帝王之都,十三朝古都,先后有西周、秦、西汉、新莽、东汉、西晋、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唐13个王朝在此建都。是中华文明和中
京华烟云(三)
前几天晚上,和小姜聊起北京的生活,感慨万千。小姜有个笔记本,把自己出行的船票车票飞机票,都贴在上面,跟我说,多年之后,这就是自己的回忆。我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事。后来我就想起我在北京的生活。我在北京的生活大体分两段,工作前,工作后。工作前,
旧作-当轻灵寄托了深沉的相思
早晨,我又经过了那棵有着簇簇的桐花的梧桐,走进了学校。在课上,我百无聊赖的看着空气,以一种玄妙的触觉来感知它的流动。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一朵白白的绒毛,在空中漫漫的舞动,潇洒自在。我怔怔的看着它,眼睛,思维,一切都随着它在运转着,看着它从空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