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56篇;字数:60.31 万

昨夜雨疏风骤
昨晚七八点钟的时候,我一个人躺在床上,仿佛听到有人敲门。凝神侧耳,仔细倾听,确实有人敲门。于是,起床,开门,苏栋和小姜,还有苏栋的母亲回来了。我赶紧张罗着洗杯子,泡茶。泡了一壶铁观音,和他们在客厅闲聊。苏栋跟我说,我们今晚就要搬到新房住了,
小姜
苏栋他们快搬家了,嗯,从17年到现在,我们在一起住了2年多的时间。苏栋上班需要白班夜班两班倒,周期是周。这周上白班,下周就上夜班。上夜班的时候,就剩小姜一个人,嗯,一个姑娘跟我和林总住一起,她还是有点害怕的。刚来的时候,主卧当时住的是一个女
网络情人节
刚过12点,现在算是5月21号了。嗯,想起昨天早上,我醒的早,无聊刷手机,结果百度搞事情,直接给我推了一个今日新鲜事,说今天是5月20日,网络情人节。顿时我就愣了,5月20日特殊我知道,但是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节日了?还网络情人节??谁定的?
搬家
苏栋的新房装修完了,昨天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昨天下午叫车把东西搬到新房。中午我们一起去吃兰州拉面。他问我,从哪儿叫车呢?我说货拉拉,上面有大车。他问,大约多少钱?我说你们东西那么多,起码得100以上吧。苏栋就感慨说,哎呀,这个货拉拉好贵啊。你
苏栋
刚见到苏栋的时候,他正在给小姜做饭,炒了两个菜和小姜坐在方桌边吃。看到我们进来,他问林总,“要不要一起来吃?”林总说不用了。并顺便介绍我说,“这是我同事,以后跟咱们一起住。”我就这样认识了苏栋小姜两口子。那时候我和林总不做饭,下了班就在小区
随笔
今天中午,点了一份外卖,麻辣香锅。大概是由于吃的太快太撑,所以觉得胃不是很舒服。午休起来,胃特别难受,我只好起来溜达溜达。上了趟厕所,还是难受。心情烦躁间,一步一步,不知不觉溜达出了大厦。出了门,5月的阳光温和而不刺眼,温暖而不炎热。我该往
随笔
今天中午和苏栋出门吃午饭。想了半天,决定吃兰州拉面。拉面这个东西,在中国是一个平民吃食,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没有不喜欢的。而且各地都有自己的金字招牌。兰州拉面,已经不局限于兰州一隅甚至西北一地,在全国都是一个老幼皆知的牌子。所以,每
一条狗
苏栋养了一条狗,拉布拉多。话说这狗刚抱来的时候我就见过,它那时候像一团白色的绒球,贼可爱。那时候它还特小,才生下来没多久。抱来的那天晚上,它在客厅里面不停的叫唤,声奶声奶气中透露着一种可怜兮兮的感觉,我知道那是它对陌生的环境的一种恐惧。在我
病中记
又生病了。症状像是感冒,但我感觉不像感冒了。这还得从周五说起。周五傍晚,同事带我去了一个客户那里。客户办公地点在海边,办公楼的建成时间不知有多久,但是,我一进他们的办公大楼,就闻到一股装修味儿。在客户办公室呆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刚出大楼,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