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74篇;字数:63.85 万

随笔
这个周的宜宾天气还算是比较凉爽的,今天还有雨,体感温度相当合适,看了一眼气温,最高才26度,不错不错。孙总来了好几天了,作为刘耕宏男孩,孙总每晚光跳操不吃饭,相当不容易。听说今晚没有课,早早约我今晚去吃自助小火锅。嗯,争取让他今晚一顿火锅,
随笔
感觉很久没有写东西了,但是刚才看了眼上一篇文章是4号写的,扒拉手指头一数,也只过了一个星期而已。但是时间却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了。时间是一个玄妙的东西,玄妙到你无法把控到它的流逝,逝去的快慢,甚至有时你都会怀疑它是否存在。所以,人类还是聪明的
夏夜随笔
我们住的房子从小区南门开始数,是在第二排,属于回迁房。回迁房嘛大家都知道,是给原住民预留的房子,一般在户型啊、质量啊等方面比商品房总是差了那么一点意思。这个小区的回迁房是多层的,只有5层,外加一层阁楼,没有电梯,上楼全靠爬。下去打水回来的时
周末随笔
又是周末。最近感觉一天一天的过得贼快。按照某种理论,这是每天都忙碌的不知时间的流逝,才会有这种感觉。所以,按照这种理论,我是真的忙。照例回忆一下这个周的日常。呃,仔细回忆了一下,这周还真没有啥值得回忆的,这周的精彩程度,比我遇到公交色狼那周
周末随笔
转眼就是周末了。这周真是忙碌的的一周。周一晚上,栾主编举办的作家培训班结业了,终于抽出时间来烟台。晚上,陪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吃了顿饭,喝了点啤酒。啤酒这个东西,真的是可怕。我辛辛苦苦跑步两个星期,减肥掉了三斤秤,喝了一顿啤酒,涨回来了。真是让
随笔
有的时候,世界真的小。比如说,租房这件事。小姜他们搬走之后,房间空了2个星期。我、小姜、房东,都在发转租的信息,但是一直也没有租出去。直到端午前一天,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显示是济南的,170开头的。当时我脑海中想了一下,想起以前看报道说17
清晨随笔
昨晚睡得特别早,有多早,7点半就躺下睡了。最近感觉到有一些力不从心,这种感觉就仿佛自己已经老了一样,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才会有这种感觉。尤其时不时的还会感觉到自己肠胃不舒服,咽喉不舒服,甚至有时候感觉自己有点感冒的症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了
随笔
今天中午,点了一份外卖,麻辣香锅。大概是由于吃的太快太撑,所以觉得胃不是很舒服。午休起来,胃特别难受,我只好起来溜达溜达。上了趟厕所,还是难受。心情烦躁间,一步一步,不知不觉溜达出了大厦。出了门,5月的阳光温和而不刺眼,温暖而不炎热。我该往
随笔
今天中午和苏栋出门吃午饭。想了半天,决定吃兰州拉面。拉面这个东西,在中国是一个平民吃食,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没有不喜欢的。而且各地都有自己的金字招牌。兰州拉面,已经不局限于兰州一隅甚至西北一地,在全国都是一个老幼皆知的牌子。所以,每
随笔
在物理学上,有一种现象称之为惯性。牛顿在《自然科学的数学原理》中定义惯性为:惯性,是物质固有的属性,是一种抵抗的现象,它存在于每一物体当中,大小与该物体的质量相当,并尽量使其保持现有的状态,不论是静止状态,或是匀速直线运动状态。惯性是物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