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城听雨

烟城听雨

檐下听雨,海边听潮。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文章:455篇;字数:59.89 万

中国姑娘
这几天下班,我总会在去地铁站的路上看到一个摆摊卖花的。我是一个对鲜花有脸盲症的人,一堆花摆在那里,总觉得长得都一样,所以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花,但是很多人买。昨天刷朋友圈,看到有人说母亲节马上到了。我想五月才过了一个星期,离母亲节还有一个星期
北国列车
前几天看新闻,说今年五一的火车票销量是去年的三倍。我还挺不以为然的。毕竟去年疫情严重,都不能出门,感觉火车票一点销量都没有,这样说来,所谓的三倍销量就没那么可怕了,毕竟基数太小。然而,等我悠哉悠哉买火车票的时候,发现不对劲了。这咋不管哪个车
绝胜万岁山,烟波什刹海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记4月17日,与栾主编同游景山公园,什刹海。 多年以后,当栾主编坐在大会堂参加两会的时候,他一定会回想起来多年前的那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他与友人在中南海门口被保安盘问的情景……同样的,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在
随笔
早上乘公交,途径物流园那一站的时候,我刚好望向窗外。公路之外,是一篇很高大的树木,似乎是白杨。我对这些高大的树木没有什么概念,我只认识柳树。这些树木身姿挺拔,没有一棵是歪脖子呜呜喳喳四棱八角的那种,似乎一身的气力都在向天空使劲。帅气极了。然
清明时节雨纷纷
清明时节雨纷纷。四月二日,我坐着北京到烟台的高铁,回到了七百多公里外的故乡。清明即寒食,自古三天假。我在火车上,不时望向窗外,总会看到窗上有雨水在流淌。当时心中就在怀疑,莫不是整个北方都在下雨。晚上九点从烟台南站出来,广场上趁着路灯,看到灯
北国春光
北京人说:“春脖子短。”南方来的人觉着这个“脖子”有名无实,冬天刚过去,夏天就来到眼前了。最激烈的意见是:“哪里会有什么春天,只见起风、起风,成天刮土、刮土,眼睛也睁不开,桌子一天擦一百遍……”其实,意见里说的景象,不冬不夏,还得承认是春天
花开时节又逢君
出乎我的意料,新工作的第一个项目,居然在北京。3月13日,我乘飞机从烟台来到北京,回到了多年前工作居住的这个城市。出发前的三天,主编问我“要来北京了?”我说“周六下午的飞机”。“待多久?” “好几个月。”主编很开心,“来了一起吃饭,约上萱萱
初六
早上还未醒来,母亲跟我说,外面下雪了。拉开窗帘我向外望去,前面的青瓦依然是青瓦,我便跟母亲说,撒谎。然后倒头躺下,继续迷糊。然后我就听到了院子里母亲唰唰扫院子的声音。我重新坐起来,哟,还真是下雪了。其实昨天就有征兆了。白天的时候,细雨迷蒙,
年三十的午饭
今天是庚子年的最后一天,大年三十。上午我就和母亲忙开了。母亲昨天晚上就打算好了三十的午饭。把东西从冰箱拿了出来。吃完早饭,看到食材都已解冻,就开始为午饭忙开了。我问母亲,我能帮忙做点啥,母亲说等着做鱼和排,趁闲把茶杯刷一下。我把盒子里、桌子
游湖记
庚子年腊月廿九,栾主编携美眷曌老师游赏长春湖,途经寒舍,邀我同行,欣然赴约。 腊月廿九,中午,十一点。我想起来昨晚从冰箱拿出来一只鸡,早上与母亲说好今天中午的菜由我来做,毕竟我做炒鸡在朋友圈已是闻名遐迩,发明的解氏炒鸡助同事拿下了老丈人。于